兩位醫生讓我明白了愛語溝通
 
  上午九點多,老父親打來電話,讓我趕緊過去一趟,他因腦缺血頭暈得厲害,電話裡聽到他說話的聲音很虛弱,我的心不禁提了起來。老父親有陳舊性腦梗塞,如果發作是很危險的。我急忙把手頭的事情放下,打車到父親的住處。一路上,我不停地念誦佛號,祈求佛陀師父加持老父親千萬不要犯病。

  到了父親的住處,一進門,父親就說:「我現在感覺好多了,不難受了,我不想去醫院了。」

  聽老父親這麼一說,我放下心中的石頭,稍微鬆了一口氣。為了讓老父親安心,我還是決定帶他去醫院檢查一下。

  我們來到市醫院,掛了個專家號,等待看病。接待我們的是一位五十多歲的女醫生,面無表情,眼大而無神,說話語速極快。

  老父親想把病情說一下,她幾次打斷父親說話,並且用極不耐煩的口氣說:「你不要跟我說那麼多,用那麼長的時間描述你的病情,後面還有好幾個病人等著看病,你的這種情況最佳看病時間是四到六個小時,不然的話,後果會很嚴重,建議你最好住院。」

  老父親想先做個心電圖和腦部CT,這位醫生說:「住院後會安排你做心電圖和做CT,你現在就決定住不住院吧!」

  她說話的時候,眼睛根本不看父親,而是看著其他地方,或時不時的溜我一眼。我真想跟她理論幾句然後拉起老父親就走,不用她看了,但想到修行人不能這樣,我不能跟她一般見識。

  我說:「好吧!我們住院。」

  她很痛快地開了住院單,我和父親拿著住院單走了出來,一直來到弟弟的家。

  老父親滿腹牢騷終於可以發洩了,他絮絮叨叨地說著這位女醫生的不是。我說:「好了,不說人家了,她有她的難處,每天看那麼多病人也很累的,理解一下就行了,我們下午去中醫院看看吧!」

  下午,我和弟弟又陪著老父親去中醫院,見到的還是一位女醫生,年紀大概有三十幾歲,白白淨淨,戴著一副眼鏡,看起來文質彬彬的,說話不急不慢,面帶笑容。

  她耐心地聽著老父親敘述發病時的情況,並給父親量了血壓,她根據自己的經驗判斷父親的病情基本都準確,父親連連說「對」。這時,門外已有三、四位準備看病的患者在排隊,她只是看了一下,並沒有催促父親。

  父親問:「要不要住院?」

  她說:「先做個心電圖和腦部CT,結果出來後再決定,目前就你的狀況來說,先回家也行,可以吃些藥。」

  父親滿臉笑容連說:「謝謝!」

  弟弟陪父親去做CT,我坐在長椅上等候。陪父親看了一天的病,兩位醫生截然不同的兩種態度,讓我深有感觸,不禁想起「愛語溝通,與人和樂」這句話來。

  《大般若經》云:「十方世界如恒河沙等國土中,諸菩薩摩訶薩以四事攝取眾生。何等四?布施、愛語、利益、同事。」

  四攝之中,愛語攝就是以良好的語言溝通,來建立與他人和諧相處的關係,使對方產生歡喜,願意來親近,以達到度化眾生的目的。

  語言是我們生活中最常用、也是最有效的溝通工具。這位中醫院的女醫生就是用溫和的態度和良好的語言感動了就醫者,從而使就醫者對她產生信任,有了信任自然就有了尊重。醫生看病尚且如此,佛弟子更應該做到愛語溝通。

  在學佛修行的路上,我們除了自己學佛,更重要的是幫助他人學佛,要幫助他人就須結善緣,和他人建立融洽的關係和良好的溝通,這個時候和顏愛語就顯得很重要了。首先,要學會耐心的傾聽,只有耐心傾聽對方的訴說才能了解他,找到幫助他的好方法,進而以慈愛的言語與其交談;就像醫生看病一樣,聽病人訴說病情,才能對症下藥。這時,我們得到的是認同和尊敬,而對方則獲得傾訴後的喜悅。如果以自我為中心,不能耐心細聽他人訴說,甚或打斷對方的說話,就會使對方產生煩惱,不但失去信任感,也許還會使對方失掉學佛的契機。

  想想今天會面的兩位醫生,回思自己在與人交往中的言行,真應該向這位中醫院的女醫生學習,以此為鑒,於今後謹慎自己的言行。要想與眾生建立善緣,良好的語言溝通是必不可少的,若無善緣,怎能利生?感謝今天的兩位醫生,無論態度是善的、還是不善的,都對我有很大的幫助!

慚愧佛弟子 滕文
2018年2月11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