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力滅罪除障腿疾不藥而癒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我突然接到準備前往美國的通知。
  當時的我,暗自心想:「這應該是一個極為殊勝的因緣,否則這通知怎麼會來得如此突然?」

  雖然難掩心中喜悅,但由於時間緊迫,要立即處理的赴美準備及公司需要安排的業務還很多,於是我馬不停蹄的在辦公椅上連續工作了好幾個小時,這期間不僅忘了去上洗手間,也沒有起身稍作伸展運動。當工作告一段落,從椅子上站起來時,我突然感到左臀部一陣強烈的神經酸痛,這酸痛從左側坐骨、大腿一直延伸至小腿,這陣陣的酸痛無力感,讓我覺得整條腿就好像要被扯斷分離一樣,若不是親身體驗,那種痛苦實在難以用筆墨形容。

  我想,可能是因為長時間久坐又沒有活動,導致筋脈阻塞,引發十一年前懷孕時騎機車摔倒的舊傷復發吧!記得當時摔車時也有同樣的痛麻感,但卻沒有這次的痛苦嚴重。這種酸痛最讓我難以承受的是跪著的時候,因為只要左膝一著地,伴隨而來的酸痛會讓整支左腳動彈不得,無法施力。在出國前遇到這種情況,讓我內心非常的焦急,心想一定要趕緊想辦法治好才行,不然飛一趟美國要坐那麼久的飛機,身體肯定無法負荷。

  當時,我跟同修說了我的這個狀況,但自己身體的痛苦畢竟難以讓對方完全理解,他雖然很關心我,但由於不知道我痛苦的癥結所在,所以只能耳提面命的叮嚀我說:「妳太胖了,要多運動。」

  在想不到更好的治療方法之前,也只能先採納他的建議,試著到住家附近的民營健身房運動。當我搭電梯要到位於十六樓的健身房時,在電梯還未到達十六樓前,我就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左腳無力負荷,整個人幾乎癱軟。雖然經過一系列的運動、按摩、泡熱水澡、推拿治療,但左腳還是時好時壞,不能痊癒。後來,我回憶起以前懷孕期間顏面神經麻痺,曾經給一位醫師做過針灸治療,效果還不錯,所以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立刻跑去診所求助。

  針灸師診斷後,對我說:「妳的左臀部有一塊氣結,就是這個氣結導致氣血不通,才讓酸麻一直從左腿坐骨延伸到小腿的。只要經過針灸,大概一、兩天就會好了。」

  果然,經過醫師的針灸治療後,隔天整條腿就靈活再現,不但能站也能跪了。在放下心中大石後,我於九月三日順利抵達了美國。

  在謁見兩位慈悲的尊者上師後,兩位上師替我們一行人安排了在美這段期間的功課,可能是長時間坐著的關係,我的左腳又開始酸痛起來,特別是當我跪著時,那熟悉的無力感又再度襲來,難受的我只能倚賴右腳的力量暫時支撐,我本想請一位師姐幫我做推拿舒緩,卻也因時間的關係未能如願。

  我心想:「無論是考驗也好,還是業障現前也好,我絕不能被打倒,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撐過去。」

  回想皈依入佛門以來,聞法修行,設立道場,接引眾生,一路走來雖然酸甜苦辣,但畢竟行不唐捐,這一生最幸福殊勝的時刻終於來臨了。那天,我及其他同行師兄、師姐們進入了神聖的壇場。隨後,我親身經歷了一場極為難逢的法義灌頂,至高無上大聖阿闍黎更為我們在場的佛弟子們滅罪除障,礙於法定戒律我不能犯戒講述壇場所見聖境,只能說在大聖阿闍黎修法之下,信手拈來當下聖境應顯,我們在現場都活生生親眼所見,佛法是如此的真實而偉大,我實在太感動了!

  在法會圓滿後,我懷著滿腔的激動回到了飯店,這時我才意識到在法會開始前幾分鐘,那條還感覺疼痛難耐的左腳,不知在什麼時候竟然不藥而癒。甚至我還做了好幾種姿勢去檢查,一下抬腿,一下踢腳,想不到它真的完完全全的好了!這實在太令我驚訝了!大聖阿闍黎的加持除障讓我的業障除掉了,原本的酸麻疼痛一溜煙消失不見了!現在我的腳完全好了,我免去了長時間坐姿的腿痛之苦以及不知如何治療的無奈,我無限感恩至尊大聖阿闍黎。

  佛力滅罪除障實在不可思議,以上就是我的真實經歷,在此我由衷感恩我的兩位尊者上師──香格瓊哇尊者第四世多扎信雄仁波且與多杰覺拔格西第二世龍舟仁波且的恩德,如果沒有兩位上師的教導與提攜,我想我這個笨弟子今生肯定難以得逢如此殊勝的法緣,弟子一定努力學佛修行,利益眾生,以報佛恩。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弟子 心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