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懺悔安詳往生記實
 

  我的二弟王立民(1956年 生)在長期辛勞地照顧小弟王立國往生之後,身體即大不如前了,他原本就有糖尿病及高血壓的老毛病,更糟糕的是他不知為何竟患上先天性免疫失調症(俗稱 掉皮症),這種病症的狀況是皮膚全身上下紅腫潰傷奇癢無比,每天脫落大量皮屑白茫茫散落一地。雖然這種病不會傳染,但不知情的人都會遠遠避開。此病無法根治,每天必須全身清洗,再抹擦含有內固醇成份的皮膚藥水、藥膏。十多年下來,藥劑累積的副作用對他身體的健康產生了很大的傷害,加之他不願出門無法找到合適的工作,以致幾乎沒有朋友,日子久了不免有一些自閉症的傾向。

  大約是2008年10月份,他忽然吃任何東西都會嘔吐,而且不時暈倒在地,後經送往台北長庚醫院抽取骨髓檢驗,才發現竟是血紅素數量太少。在醫院緊急輸血處理後,雖暫解燃眉之急,但因醫生告之他的病況無藥可醫,只能靠不斷檢驗輸入血紅素來維持,使他心理蒙上重大陰影,竟而得了憂鬱症。本來宿疾已經十分麻煩,加上新症使得診斷治療更是棘手,在深受種種的打擊後,從此他臥病不願起床、不願活動、不願進食,因此體重直線下降,從他輸血起之八十餘公斤至其往生時只剩三十公斤出頭。

  在那段期間,他曾送往多家醫院治療,但均因病情複雜,療效不佳而院方不願長期收留;最後,輾轉至台北醫學院,該院各科主治 大夫發揮善心,伸出援手,終於願意收留輪番診治,尤其主治科主任戴承正醫師的細心關懷,更是令人感動。從2008年12月30日入住北醫精神科病房,後又轉內科病房,最後至血液腫瘤科病房醫治,一直到2009年8  月13日閉目往生,二弟都沒有離開過病房一步。

  二弟在北醫住院治療期間,我與大弟王立華 輪流於病房看護他,每天要準備醫院規定的標準三餐、清理大小便,更換乾淨的枕巾、床單、被單並鋪上尿墊,因他無法安裝導尿管,在為他更換衣物外,還要包上尿片,按時餵藥、塗藥,注意輸血袋及鹽水袋針液,此外每隔一小時要翻身、拍打、按摩,並且視需要不時調整病床的角度等等,雖然工作繁重,永無休止,但我們從未放棄過他,總是希望他能好轉過來。

  豈料人生無常,沒多久戴醫師即告知我,二弟不只缺少血紅素,還發現血小板亦欠缺,也就是罹患一種目前無法救治痊癒的病——血癌。戴醫師還三次神情嚴肅的告訴我,得了這種病的人會暴斃而亡。我請教戴醫師,那是什麼狀況?戴醫師說,根據他的經驗,此病患者在最終一定會七竅流血,並且大量吐血,死相非常淒慘恐怖。戴醫師一番晴天霹靂的宣判,震得我失魂良久,我該怎麼辦呢?怎麼幫助二弟呢?

  我深深慚愧自己修行不好,沒有道行證量,只有每天在病房內默念《心經》及恭讀帕母法著,迴向給二弟。此時,引領我入佛門的黃佩玉師叔適時送了我一些菩提金剛丸及甘露丸,囑我給二弟服用,並給他佩帶一條金剛帶。當我從師叔手中接到這些聖物時,我的內心非常感動,心想:「二弟還是很有福報啊!」        

  我讓二弟服下聖丸,把金剛帶掛在他脖子上。過了幾天,我挑二弟還清醒的一天,為他解說簡單的因果道理,帶領他合掌跟著我以謙卑恭敬、真心誠意的心恭誦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聖號,並且要他發真心懺悔往昔所造的一切罪業。二弟是個很固執的人,從來沒有參加過共修,也從未聽過法音,但平常看到我作功課時,他又懂事地總會自動放低聲音不敢打擾到我,真是我的好弟弟,現在回想起這些往事,不禁令我又難過起來。那天,二弟躺在病床上,一字一句吃力地隨我念誦「懺悔偈」,他的聲音沙啞而顫抖,淚水在深陷的眼眶中打轉,那個情景感人深刻,我看到了他的虔誠與真心,不知不覺中我也淚流滿面……

  感謝文殊學苑的師兄師姊們對我的關懷備至,讓我度過了那段充滿壓力艱苦難熬的時光。但是該來的總是會來,就在二弟真心懺悔後一個星期,他來不及交待任何遺言,終於撒手人寰。他走的時候,沒有任何痛苦的跡象,也沒有像戴醫師所預言的暴斃慘狀,他的遺容安詳,而且氣色良好,使得醫生及護士們都大感稱奇,認為不可思議。我在當下強忍心中的悲痛,將金剛沙撒在他的額頭與身上,將菩提金剛丸放入他的口中,心中默念佛號,祈求佛菩薩加持二弟能業障消除,往生淨土。事後,黃師叔還主動代我向龍舟仁波且祈求為二弟往生修法作迴向,真讓我感激難忘!

  在撰寫此文時,為了如實慎重起見,黃師叔陪我一起去拜訪戴承正醫師,在訪談見證無誤後,我才將二弟王立民生前及往生情況據實記下。以上我所言皆真實不虛,若有妄語,願墮地獄永不超生;若所言真實,將一切功德迴向所有三界六道眾生。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慚愧佛弟子  王立台敬撰
  2010.08.1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