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明宗因喻三支作法略解(八)

  《理門論》以九宗配九因,對九句因分別作了例解,將九例句總攝於兩個頌:「常、無常、勤勇,恆、住、堅牢性,非勤、遷、不變,由所量等九。所量、作、無常,作性、聞、勇發,無常、勇、無觸,依常性等九。」

  此中,第一個頌說的是九宗,隱去論題(宗)的主詞「聲」,而分別以常、無常、勤勇無間所發、恆常、常住、堅牢性、非勤勇無間所發、遷流、不變九者為謂詞(宗法)。(所謂九宗實際上只有常、無常、勤勇、非勤勇四個宗法,因為其中恆、住、堅牢性、不變,都是常的異說,遷則是無常的異說。)第二個頌說的是九因,分別針對前面的九個論題出示理由,即所量、所作、無常、所作性、所聞性、勤勇無間所發、無常、勤勇無間所發、無質礙九者。(所謂九因實際上只有六因,因為其中所作性因、無常因、勇發因各重複了一次。)

  下面將九宗和九因組合成論例,以圖解來說明:

  (一)同有異有:如立「聲為常(宗),所量性故(因)」,以虛空為同品,以瓶為異品。所量者,即人的意識所認識的客觀對象。此所量性因於同品和異品皆遍共有,因為同品虛空和異品瓶都是人的意識所認識的對象。以此為因,不能斷定聲是常還是無常,故為不定因,如圖一。

  (二)同有異無:如立「聲無常(宗),所作性故(因)」,以瓶為同品,以虛空為異品。此所作性因於同品有,於異品遍無,故為正因。《理門論》以此作為「同品(遍)有」的例證似有不當,因為所作性因與宗的同品並非全部有聯繫,而只是部分(如瓶等)有聯繫,如雷、電等有無常的性質,都是宗的同品,但卻沒有所作因的性質,故因對宗同品的關係只能是「定有(亦有亦非有)」,而非「遍有」,如圖二。

  又如立「樹均有死(宗),生物故(因)」,以鳥、獸為同品,以鐵、石為異品。由於宗法有死與生物故因的外延同一,宗的同品也都是因的同品,這就是因於宗同品遍有的情況;而鐵、石等宗異品皆無死,不具有生物的性質,這就是因於異品遍無的情況,如圖三。

  (三)同有異分:如立「聲是勤勇無間所發(宗),無常性故(因)」,以瓶等為同品,以電、空等為異品。勤勇無間者,即意志的不斷努力之意。此無常性因於同品遍有,因為所有宗的同品皆與無常因有聯繫,無常性因與異品中的電有聯繫,與空則無聯繫。因於異品應是遍無,此卻是亦有亦非有,如此之因不能證成宗,故為不定因,如圖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