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人離開時,我能做什麼?
 
  那是2018年深秋的一天,我在駕車時接到一個朋友的電話:「小光在家中病亡!」

  「什麼?」我吃驚地問道。

  朋友說:「應該是死於急性心梗。」

  我感到詫異的同時,淚水已從眼角滑落,心中的悲痛無法形容。

  當我趕到小光家中,已過世的他還躺在床上,十三歲的女兒就站在他床邊。看著這個剛失去母親一年多的孩子,如今又要無奈地跟父親永別,我心中一陣酸楚,眼淚再次盈眶,替我的這個摯友深感惋惜。

  我們幾個朋友和他的親戚,按世俗的喪禮流程儀式盡心為他辦理了後事,並商量照顧他的女兒。靜下來後,我常想到與小光在一起的種種過往,此時卻只剩下了自己。小光就這樣,連一句告別的話也沒有就走了,再也回不來了,原本屬於他的一切什麼也帶不走,真是老人說的話「死了誰苦了誰」,我除了哀痛,什麼也為他做不了!

  小光與我相識於2004年,他是一個很有思想的家庭裝修設計師。小光為人慷慨、大方、義氣、聰明,我和他有相同的愛好,喜歡打遊戲,由此我們頻繁的交往,十三年的相處結下我們勝似親人的友誼,他的悄然而去,留給我太多的不捨和遺憾。

  就在上個月的二十一號,我再一次的承受了這樣的悲痛。從小一起長大的同學勇兒,前幾天還在一起吃飯聊天,誰知二十一號下午,勇兒就因工地事故而遇難了,他才四十一歲,擁有一對兒女,好日子剛要開始就……真是令人不勝唏噓。

  我見到勇兒時,他還被放在地上,臉部腫脹膚色黢黑,基本看不出他的樣子,後來才發現他的一條腿也斷了,散在一邊就肉皮還連著一點點,這樣的慘狀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著實讓我心痛這個打小一起長大的同學。我還未緩過神來,專人就過來給勇兒縫腿,將他的身體翻來翻去,感覺像屠夫賣肉似的,也不知道勇兒往昔是種了什麼業因,今天要招感這樣的果報。

  看到這一幕,我想起皈依後曾聽上師宣示過,人死後的八到十二個小時很關鍵,亡者經歷痛苦無比的四大分解,神識還沒有離開,此時你若觸碰、搬動大體或哭泣、大聲說話都會給他感受極大的刺激,帶來痛苦,很容易引起他生出瞋恨心,而墮往不好的地方,這對亡者非常不利。可憐這些人沒有學佛,不懂這個關鍵階段的重要,才把勇兒的軀體各種折騰,使他不得安寧。世俗人就是這麼一回事,爭來爭去為哪般,無常來時一場空。

  悲痛之餘,我趕緊請教接引我學佛的段師姐,她馬上告之讓我為勇兒念佛,我就給勇兒念佛號和六字大明咒,還輕聲告訴他要跟我念佛,放下萬緣,一心向佛,跟著佛菩薩走。因為他的家人不信佛,我還要在場幫忙,不能專心念佛,師姐說她會每天念誦一部《地藏經》,將其功德回向給勇兒。我也為勇兒在放生活動、地藏法會做了隨喜功德,我們共修的聞法功德也回向給了他。

  兩年前,小光過世時,我還沒有皈依學佛,除了傷痛什麼也幫不了他,想來真是遺憾。我在2019年7月皈依佛教後,明白了因果的道理,知道了死亡的無常,我學佛修行之後,周圍的親人、朋友都發現了我的變化,對我另眼相看,讚許有加。

  《地藏經》〈利益存亡品第七〉中說:「臨命終時,父母眷屬,宜為設福,以資前路。或懸旛蓋及燃油燈,或轉讀尊經,或供養佛像及諸聖像,乃至念佛菩薩及辟支佛名字,一名一號,歷臨終人耳根,或聞在本識。是諸眾生所造惡業,計其感果,必墮惡趣,緣是眷屬為臨終人修此聖因,如是眾罪,悉皆消滅。」

  如今,我將悲痛化為自己前行的力量,好好修行,通過佛法的力量真正意義上的去幫助利益我周圍的親友。我不再無能為力,我以所學到的佛法做功課回向他們,真心祈請佛菩薩慈悲加持他們,救拔離苦。我感恩師姐的接引,讓我知道了在生活中修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從畏因開始,當下做起,不以善小而不為,不以惡小而為之。祈願更多人和我一樣幸運,能得遇、學修佛法,走上成就解脫之路!

常慧斌   口述
白噶美朵 執筆
2020年9月17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