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牧的離世導引兒子了解正法
 
  今天,兒子下班回來,情緒顯得比較沉悶。

  晚飯後,他坐在我身邊,對我說道:「媽,今天心情真不爽。」

  我半開玩笑地說:「心情不爽?為什麼呢?這不是你的風格呀!」

  他說:「單位的德牧(狗)死了,我看著牠在我眼前嚥下了最後一口氣,我心裡挺難受。」

  於是,兒子就把今天在單位裡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都告訴了我。

  原來事情的經過是這樣:午飯後,兒子把剩菜、剩飯混在一起,拿去餵德牧,發覺德牧的狀態有異樣。平時,兒子去餵牠時,牠總是開心地搖起尾巴圍著兒子轉,有時候還會把兩隻前爪搭在兒子的肩上,但今天卻不同,沒有搭肩膀、搖尾巴,只趴在地上懶得動,連口飯也不吃。兒子見狀,即時向單位的同事和領導彙報了這件事,才知道昨天德牧也沒有吃飯。最後,大家商議決定,趕緊送德牧去寵物醫院。

  兒子和同事任哥把德牧抱到車上,然後送往寵物醫院。

  路上,任哥說:「德牧好像不行了!」

  兒子心裡也感覺德牧的情況不好,但他認為狗有靈性,是人類忠實的朋友,人說什麼牠能聽得懂,所以他安慰牠說:「沒大問題,到醫院就有辦法了。」

  然後一路上,兒子不停地為德牧念「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 

  遺憾的是,到了寵物醫院,大夫診斷德牧是胃出血,時間拖得太久,已經沒有醫治的必要了。

  兒子急了,問大夫:「就沒有辦法了嗎?」

  大夫說:「有!馬上去北京做手術,可能還有一線希望,但大概需要一兩萬塊錢吧!」

  就這樣,他們把德牧拉了回來。回到單位後,德牧是躺著被抬下車的。僅僅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之前去醫院時,德牧還能抬頭,一個多小時以後,就只能側躺在地上,舌頭從嘴角露出,牙齒緊咬著舌頭。兒子怕牠把舌頭咬傷,就用手去掰牠的嘴巴,但是打不開,牙齒依然咬著舌頭。德牧一直在喘著粗氣,兒子去廚房倒了點熱水餵牠,牠一點也沒喝進去。兒子心中感到失望,不忍心看下去,於是回到工作室,他在心裡一直給德牧念「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過了一會,兒子實在放心不下,出去再一看,德牧只有出氣沒有進氣了。從醫院回來兩個多小時後,德牧帶著猙獰的面孔,嚥下最後一口氣走了。

  兒子心中百感交集,和同事們一起把德牧安葬了。

  我開導兒子說:「有情決定死、無情決定滅,這是自然法則,也是無常規律,我們人類和動物都是有情識的,從出生以來就受盡生、老、病、死各種痛苦與折磨,這就是現實世界,難道不是這樣嗎?事實就是如此。生生死死,生命無常,除了證到生死自由,沒有人能達到無生無死的境界。每個人都青春年少過,最終都要老去。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吃五穀雜糧,哪有不生病的,最後都要死亡。雖然我們學佛修行,因果縛業還照樣存在,但是顯報結果是可以改變的。依照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導,如法去行持,就能轉換因果,善因先熟,善果提前顯報,惡果推之於後應報。眾生唯有精進努力的修行,嚴持戒律,發真實菩提心,修真正的佛法,最後證得了生脫死,這些痛苦才能徹底脫離。」

  兒子問我:「媽,人心為何這麼淡薄?狗也是一條生命啊!一兩萬塊錢就不考慮醫治了,換作是人,一二十萬也不會放棄呀!人和動物就真的不一樣嗎?」

  一直想讓兒子修行學佛的我,看到機會來了,於是我對兒子說:「眾生平等,人和狗都是有生命,一樣要受到尊重,包括小小的螞蟻或威猛的老虎,都是一條生命,生命無大小。但是在六道中,人和狗屬於不同的兩道,人是屬於三善道中的人道,而狗是屬於三惡道中的畜生道。雖然狗是我們人類的忠實朋友,但是牠們的生活大多是悲慘受苦。德牧還算是比較有福報的,牠的種族在狗類來說是高貴的,每天還有你們餵牠,和牠玩耍。我們時常能看到一些流浪貓、流浪狗,牠們沒有固定的住所,每天自己去覓食,運氣好的遇到好心人給一些食物,也許牠尋找到一個垃圾桶,裡面有吃食,牠會扒垃圾桶,把垃圾桶弄倒翻找食物,但垃圾桶的主人發現了就會把牠趕走,眼看著有食物牠也吃不到嘴裡。再想一想:深山老林中的野生動物,牠們常常吃了此頓無下頓,有的幾天覓不到食物,除了忍受饑餓以外,牠們還經常處於驚恐當中,生怕不小心就成為其他動物的腹中食,或者成為獵人的囊中物。德牧確實是有福報,臨命終時有你為牠念佛。」

  兒子問:「我給牠念那麼幾聲『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對牠能管用嗎?」

  我說:「只要你是以一顆真誠的心給牠念,就能管用。就像我們在放生前為所有物命念經、持咒、懺悔、皈依,就是給牠們植下道種,當他日因緣成熟時,就能得遇佛法而學佛修行,脫離六道輪迴。」

  兒子說:「佛法裡面的奧妙還挺多,看樣子我還要多了解一些佛法才是!如果我的全部生活是十分的話,以前佛法在我心中也就是兩分,我認為就足夠了,但是現在我覺得要增加一些份量了,有空時再給我講一講吧!」

  我愉快地答應了兒子。母子倆的交流就這麼結束了,我期盼他早日真正走上學佛之路!

慚愧佛弟子 劉小華
2018.7.1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