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碰瓷已不重要
 
  大中午巧遇這麼一位「碰瓷」的年輕人,成了我的考題。

  事情發生在上週六中午,我開車去校車停車點準備接兒子回家,駕車行駛過程中,前面一輛車的速度極慢,所以我就選擇了借道超車。

  這條路是雙向車道,車道兩邊為自行車道。在我借道超車時,對面過來一個人騎自行車走在自行車道上。因為離得比較遠,所以我並沒有改變超車的想法,只是減慢了超車的速度。

  此時,正值大中午近一點的時間段,路上人車稀少。在我即將和自行車交錯時,我看到這輛自行車衝著我的車飄了一下,緊接著就聽到「咚」的一聲,我的車開過去後,那輛自行車就倒地了。

  我從後視鏡中一看,那個人坐在地上,車子倒在一邊。我的第一想法就是趕緊倒回去,看看人家有沒有事。於是,我看看前後都沒有車,就將車倒到那個人旁邊的空地上,保證不影響來往過車。

  我快步走到那人身邊,一看是一個年輕小伙子。我忙問他:「怎麼樣,要緊嗎?不行,我帶你去醫院看看吧?」

  這時,小伙子慢慢站起來,問我:「你著急了?咋不開慢點?」

  我回答道:「有點急,要去接孩子。你快看看身上有沒有事?」

  小伙子將衣服、褲子都撩開,上下檢查了一遍,除了胳膊有點紅以外,哪兒都沒事,他自己說:「看不見怎麼樣,可我覺得還是疼。」

  我看他不要緊,就幫他把地下的手機撿起來,一看手機屏幕摔爛了,我說:「手機屏摔壞了。」

  他並沒有來拿手機,卻告訴我說:「還摔彎了。」

  我仔細看了看,確實是彎了。我把手機遞給他,並將他騎的小黃車也推到我停車的地方放好,小黃車也沒事。

  我們一起站在路邊,小伙子說:「我倒是沒啥事,就是覺得有些疼。」

  我說:「沒事,你要是不放心,我陪你到醫院查查。」

  小伙馬上說:「我不要緊,你就把手機賠了就行了,我的手機買的時候五六千吧!」

  我看到摔壞的手機是蘋果iPhone,可手機明顯很舊。我對他說:「人沒事最重要,至於手機,我不能按手機原價賠你,現在明顯是一個舊手機。」

  小伙子接著說:「那我少貼點,你得賠我三四千吧!」

  我告訴他:「我只有一千元的現金全給你。你現在手機壞了,也不能轉微信。」

  小伙子趕緊說:「你可以轉銀行卡。」

  我看著他如此熟練的處理方式,和絲毫不在意自己有沒有被撞到的態度,讓我堅定地對他說:「只有一千,就這樣吧!」

  小伙子又說:「你撞了我,咋還不再給200,我也去看看?」

  我嚴肅地對他說:「首先,不是我撞倒你,你看我車上的痕跡,是你倒到我的車上,車還被你倒了個坑,劃了一道,如果是我撞你,車的碰撞是這樣子嗎?我還沒讓你修車呢!其次,這條路上沒有監控,現在這點又沒車,如果換別人開車,並不是司機撞倒你,而且車已經開出去離你有一截了,誰會給自己找麻煩倒回來看你,沒有監控,你又找誰去?」

  小伙子被我問得啞口無言,此事就以給了他一千元而了結。

  相信多數人遇到這種事一定懊惱、氣憤,因為明明知道被「碰瓷」卻沒辦法,只能吃啞巴虧。碰瓷,原屬北京方言,泛指一些投機取巧、敲詐勒索的行為,例如故意和機動車輛相撞,騙取賠償。

  我卻覺得吃虧是福,學佛後明白了因果的我,知道不管碰到什麼事、什麼人都是因果的關係,既然知道了是因果,就不會埋怨;知道學佛是要學佛菩薩的行為,遇到事要想佛菩薩會怎樣做?當然不會放開眾生而不顧,我自然應該照著做。

  當小伙子騎自行車倒地時,我沒有絲毫的猶豫,不管是不是自己撞倒的、有沒有監控、有沒有人看到,我是不會怕給自己找麻煩而離開的,我要確定他有沒有碰到?絕不會錯過救護的第一時間,馬上停車處理;也沒有因損失錢財而出現厭惡、氣憤或覺得倒楣的任何心理,反而覺得小伙子豁上命的碰瓷,真是危險,幸好沒事,大家都萬幸。

  我把這件事看成是我修行路上的一次考試,時刻注意自己的起心動念、行為舉止,是不是符合一個佛弟子、一個修行人的行為?所以,對於這個小伙子是不是碰瓷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通過了這次的考試。

慚愧佛弟子 白噶美朵
2020年9月25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