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痛後更確信該如何前行
 
  2020年5月29日,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悲痛的日子。這一天淩晨四點多,愛人失去了爸爸,我失去了公公,兒子也失去了爺爺。雖然我公公確認肛腸癌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看著公公每天掙扎在痛苦中,這樣的辭世倒也算是解脫癌苦,但是作為親人的我們,還是有諸多的傷痛與不捨。

  我在傷痛之中,更多的是一種無奈。想到老人家,孤獨一人上路,飄蕩陰間,在人間的一切都帶不走,一無所有,黃泉路上他沒有錢用,無有旅店,無有賓館,不知要住哪裏,吃什麼?陰間心慌孤獨的恐怖無法想像,加上公公在世時有意無意傷害了無數的生命,造下種種的惡業而錯了種種的因果,都要他自己面對……

  原以為我是佛弟子,婆婆也是信佛,公公臨命終時一定可以按佛教的助念方法,送公公一程。公公生前說要回老家土葬,所以我們選擇了提前回老家,我還想回老家方便,不會在老人離世後,馬上就得放入冰櫃,這樣我們就有時間為公公助念,讓老人臨終時可以隨著佛號聲放下萬緣,提起正念,往生善處。可到關鍵時刻,原本信佛的婆婆卻遲疑了,聽著別人說入鄉隨俗,回村裏就該按村裏的講究,馬上入棺,子孫哭喪大操大辦才有面子。愛人和他哥,自然是看婆婆的意思來決定,最終婆婆決定入棺,因為天氣熱也上了冷凍器。公公的喪事,就這樣入鄉隨俗了。

  我想幫他,卻無能為力!我真的體會到要接引家人學佛的重要,同時也讓我思考「信佛」有真假的這個問題。

  我痛心自己無法盡孝,更可憐家人的無知,無奈的背後看到了像我婆婆那樣,家裏陽臺供個佛像,每天磕磕頭、念念經就覺得自己信佛是佛弟子了,殊不知信佛信什麼,學佛學什麼?這不是真信,而是假信!要是真信,怎麼會在關鍵時刻又懷疑了?信為入法的基礎,沒有信,其他一切行持都談不上。正因為不是真信,才不能正解,更不能付諸於行,因而才在最後時刻覺得世俗的面子和騙鬼的行為,比讓老人往生去到好的地方對老人更實用,這比老人過世更讓我悲痛!

  我意識到接引人,不是說他皈依了就叫信佛、學佛了,一定是要在信上堅定,能歡喜信受,依教奉行,而不是停留在供佛像、帶佛珠、入廟磕頭隨喜的一些形式上。信有不同的品類,那種易被奪走、易被動搖、易被本人捨棄的下品信,或者時而信時而疑、時而信時而放逸的中品信,嚴格說來都算不上是真的信。婆婆的這種聽到別人說就起疑惑根本不算是信,如果我能早點讓婆婆知道她不是真信佛,讓婆婆早點有正見,公公的送終也就沒有遺憾了。再從因果的角度講,公公生前極愛吃活魚,得了肛腸癌,多次手術造成了如魚被割腹後痛苦不堪的果報。公公去世的傷痛,讓我再一次警醒——因果不昧,無常迅速!

  修行路上,我要更加堅定自己的信念,從畏因開始,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踏踏實實精進用功,努力善導家人,讓家人都能入佛門,互相助緣,逐漸走入正見,走入佛法的道路!

慚愧佛弟子 白噶美朵
2020年6月24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