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經歷了馬頭明王水壇珠卦擇決法的實相震撼
 
  佛教朝暮課誦歷史十分悠久,晨昏課誦已成為佛教各宗各派大小寺院和居家信徒普遍遵行的定課,為佛教主修重法。祖師們傳承下來的傳統朝暮課誦,其儀制的具體由來現在已難考,然千餘年來,千萬的佛教徒天天以此定課堅持念誦修學,卻難有人得到受用,更談不上功德增長、獲得成就解脫,這個事實令人記取了當年釋迦世尊同意魔子魔孫進入僧團穿袈裟學習的事,也使人不得不起疑傳統的祖師宗派傳承課誦是不是早已被魔子魔孫混進僧團篡改,已經不是真正的佛法了?這個久久懸在心頭解不開的疑團,一直無法明察。鑑於中國在2018年10月舉行了一場世界宗教文化高層論壇,之前在全世界選拔尖峰高僧大德傑出的人物出席,我為了弄清這個難以解答的難題,藉此妄為按規定寫了一篇5000到8000字的論文先去應徵,沒有想到,中國在全世界除中國以外的所有國家裡,選上的七名佛教高層人物中,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佔了四名入選,很多名山大寺的高僧、著名大師都沒有選上,我成了其中一名,參加了在中國召開的世界性的宗教研討會,我的論文發表在本次大會的論文集中,我期盼能從其他的高僧大德中得到答案,結果未能如願。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我終於在這一次千年難遇的馬頭明王水壇珠卦擇決法中得到了正確清楚的答案!

  我這次有幸參加了這一部佛史原本就有、但千百年都難得一見的馬頭明王水壇珠卦擇決法,親自見到了馬頭明王水壇珠卦的勝聖威德,精確無比,至高圓滿!當時還有極樂世界彩色的迦陵鳥盤旋在寺廟上空,大聲高叫讚歎,震盪空際,具體多少不清,也許千萬之多。

  修珠卦擇決之前,先由隨機抽到號的兩個寺廟的兩位出家人在五粒木色菩提珠中,自由自選拿出兩粒珠,一人把一珠染成紅色福資糧珠,另一人把另一珠子染成綠色慧資糧珠,然後染珠二人將五粒珠子全數放入水壇城中,浮在水面上。

  在試壇應卦時,首先念誦了「南無釋迦牟尼佛是娑婆世界佛教教主」,文書火化後,水壇上的紅綠二珠當下福慧相聚在一起,認同此呈報;第二次重新再擇決,結果分開很遠的紅綠二珠又快速聚會在一起,第三次再重新擇決,紅綠兩珠又再度快速相聚,連續三次都是紅綠兩珠快速走在一起,認同正確。在念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佛土降世佛陀」並火化報文後,紅綠二珠又是很快相聚,也是連續三次,紅綠兩珠都是快速走在一起,認同呈報的文書。水壇珠卦馬頭明王確定了南無釋迦牟尼佛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都是真正的佛陀!

  就在當下,主持巨聖照常站在水壇遠處,呈報法師火化「南無提婆達多是佛陀」文書,結果紅色珠、綠色珠完全分開,與木色珠亂聚,不予認同,接連三次都是紅綠兩珠分開遠離,跑到了鐵圍城邊界,不予認同,水壇珠卦接連三次都否認了提婆達多是佛陀!呈報人念誦「祖師傳統課誦是没有正邪混雜的,是正法」,呈上、火化後,結果紅綠二珠分開遠處,不予認同,連續三次,紅色福珠和綠色慧珠都是不予認同而分離。經過這一次勝義擇決,果然證明了祖師傳承的傳統朝暮課誦不是正法,早就正邪混雜,是魔子魔孫篡改過的,存在有嚴重的罪障黑業,怪不得佛弟子天天修法,徒勞無功,反積大罪,墮入惡道!

  試壇應卦圓滿以後,隨即進行課誦擇決。這時候,主持巨聖方從遠處走近水壇,登上法台說法:現有的課誦本中缺了一部最精華、最重要的《了義佛旨》,這是十方一切諸佛的旨意,所有的佛教徒都應該接此佛旨,否則縱然精進勤修諸佛聖法,也不會有任何的受用成就。但要看《了義佛旨》是否有魔妖邪惡混雜,因此,對《了義佛旨》進行了擇決,以確定是正、是邪。連續擇決三次,紅綠兩珠相會,都精準定性《了義佛旨》為無上正法、重中之重的大法,只要缺了,修任何法都不得受用!

  接下來,擇決了一些高僧大德修改後的課誦本其中章節,結果清清楚楚,對就是對,不對就是不對,正錯相混就是正錯相混。

  我只能衷心讚嘆,馬頭明王水壇珠卦精準無誤,公正威嚴,此法真是高達頂首,稀世難遇,殊勝無比,神威現前,不得不五體投地,讚莫能窮!

慚愧佛弟子  香格瓊哇記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