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裏的幸運兒
 
  大山四季春夏秋冬的無常輪替,有著我童年無比快樂的回憶。春天冰雪消融,但天氣依然那麼冷,杏樹、李樹不畏嚴寒,倔強地孕育出花蕾,從少到多頻頻綻放花朵,春意盎然,真是應了那句話「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到了夏天,放眼望去乾淨的天空飄著朵朵白雲,有時飄浮在連綿起伏的山頂,有時彌漫在山腰間。遠處是連片綠油油的玉米地,酷似大地被披上了綠戎裝。門前的小河涓涓,流淌著總是那麼清澈的河水。不難想起秋天收穫的季節,微帶著霧氣的清晨,勤勞的村民早早就去田裏收割了。看著金燦燦的糧食,村裏的鄉親和我的父母臉上樂開了花,嘴都合不攏,似乎忘記了勞作的辛苦。東北的冬天,寒風凜凜,冰天雪地,三九嚴寒,大雪咆天。屯子裏基本都是土坯房,白色的房頂炊煙裊裊,像豎立的哈達緩緩飄舞。那時的人們雖然貧窮,但無憂無慮,精神是快樂的。傾聽著鄉音,我一天天的成長!

  一串到了我記事的年齡,一群孩子圍坐在爺爺身旁,一個又一個的故事,天天分解。佛祖、天上、地獄、鬼道等深深地刻在我的心裏。水泊梁山好漢一百單八將,爺爺細細描述著每一個人物的特徵:宋江的懦弱、魯智深的倒拔垂楊柳、潘金蓮的輕浮…;隋唐英雄裏的福星程咬金劫皇槓,智勇雙全仁義的秦瓊,祖傳回馬槍、武功超群的將門之後、時代的偶像羅成;記憶尤深的是西遊記,孫悟空大鬧天宮、三打白骨精、取經路上的九九八十一難,想要取得真經就得堅定信念、歷經磨難、斬妖除惡,特別是佛祖的莊嚴和無所不能、觀世音菩薩的無處不現身、唐僧的慈悲、孫悟空與妖魔的鬥智鬥勇;還有封神演義各路神仙,神通廣大,充滿著嚮往和羡慕。從小就聽爺爺講太上老君的厲害、龍王爺能降雨、陰曹地府等離奇故事,儒家的孝、悌、忠、信、禮、義、廉、恥。感恩我生命中親愛的爺爺,伴隨著我的童年、少年一路長大,在那個蔽塞的窮鄉僻壤裏,爺爺讓我這個傻孩子學到了這麼多,我是一個幸運的女孩。

  十九歲那年,我離開了綿延的青山、悠悠的綠草、兒時的玩伴,懷著對城市的嚮往和憧憬,我這個土丫頭進城了。城市的高樓大廈、寬敞的街道、川流不息的人群穿著是那麼洋氣,一切都深深吸引我。人們對我有新奇,也有異樣的眼光,更有歧視。慢慢的,我融入了這座燈紅酒綠的城市,學會了適應。在這裏,有幸結識我生命中的第一個貴人,我的同行,她俗姓劉,我稱呼她劉姐。她心地非常純淨憨厚,相貌平平,嘴巴很笨,不會花言巧語,別人都看不起她,但我喜歡她的真誠,緣份讓我們成為最要好的朋友。她大我幾歲,也相過親,但屢次失敗。之後,她還參加了我的婚禮。有幾年的時間我倆失聯了,那個年代沒有手機,其後經人打聽說她出家了,我就找到她住的寺院,還經常去親近她、供養她。她領我去大寺院拜佛,告訴我佛門的規矩,讓我吃素,說眾生平等,因果不昧,吃眾生肉來世還要償還的,我害怕了,從那天起我再沒吃過肉。後來,我和先生做生意虧大了,她讓我誦《地藏經》,並權巧的對我說:「多誦經,別人欠的錢就能要回來了。」讓我許願誦多少部經,我就誦了二百部《地藏經》。當我一天一天的誦經就明白了因果,我前世今生種下了多少惡因,今世來生就得償還多少果報,如是因如是果,我再也不想討債了,冤冤相報何時了,認賬了,釋然了。這也是我接觸佛教的緣起。

  無常迅速,光陰似箭,隨著年齡的增長,青春一去不復返,一不小心三十多歲了。初一、十五跑跑道場逛逛寺院,東朝朝西拜拜,參加一些善人道,學過傳統文化,一部《無量壽經》、一句阿彌陀佛求往生。有時候因緣真是難以理解,到某個時候總會有人出現。一天,我先生的姨父聽說我學佛,就來看我。他是在家自學自悟,還有點通靈。他問我:「怎麼個學佛修行?」我說:「天天繞佛,求往生極樂世界。」他說:「妳的見解錯誤,學佛不是為了現在就往生,不能只念一句阿彌陀佛,而是要深入經藏,利益一切有情眾生,方得成就!」之後,姨父給我送來了很多經書義解,又給我引薦一個團隊,他們誦《心經》、楞嚴咒,天天打坐,說明心見性快。我聽了雜七雜八所謂高僧大德的講座無數,一聽就是六、七年,時光一天天混過去了。雖然看了、聽了那麼多,心中依然迷惑,總覺得缺少什麼,一直沒有遇到我想要的佛法。

  佛光普照,佛對所有的眾生都是慈悲平等、沒有分別之心,你想求正法,想得到佛光的照耀,就要離開陰暗處,投身沐浴在佛法的光明中。2011年,我迎來了人生的曙光,就猶如中了巨額彩票,當時有幸從一位王師姐那裏,看到了阿王諾布帕母的《般若實相論》,看得我淚流滿面,興奮不已。接著,我陸續跟這位師姐借來《入法門論》、《因明論略示》等法著。我拜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般若波羅密多心經講義》,每一句都是那麼地淋漓盡致、義理分明,正如《學佛》一書的出版社說明:「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契理契機,法理清晰透徹,深淺得宜,是最好的佛經。」這正是我所要找的,我恭看這些殊勝法寶後,毫不猶豫去了香港皈依,走進了如來正法之門。

  今年7月20日,我們一行十九人幸運參加了由大德上師舉辦的近二百人一場的觀世音菩薩大悲心加持法會。真是不可思議,大德上師修法前後,我就聽到周遭同學傳來各種不同的哀鳴聲、痛哭聲、念佛聲、持咒聲,此起彼落,有跳躍的、有遊走的、有晃動的、有敲打的、有倒地的,真是千姿百態,各有不同,感覺到眾生是那麼淒慘,無始劫來的顛沛流離,苦不堪言,突然見到久別重逢的親人那種委屈。我在境界中,一直扭動脖子。加持結束之後,大家按捺不住心中的法喜,紛紛上臺分享各自的受用!以前我參加過兩次以凡充聖的邪師所辦的同樣的法會,那時我不知道他已墮落退道。我沒有相應於他的邪惡,萬幸的是,從來沒得到過邪惡的加持。這次相當的不一樣,我多年的頸椎病得到了加持調整,從那天起,頸椎再也沒疼過。

  感恩至高偉大的佛陀師父!

  感恩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感恩大德上師!

  恭聞法音,學修正法,讓我明白了什麼才是真正能使眾生解脫的佛法,我終於明白了什麼是真正的學佛,就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大悲為本,利益一切眾生,把修行落到實處,自利利他。感恩十方諸佛菩薩的慈悲眷顧,我慶幸,我自豪,讓我今生得遇佛陀學到真正的如來正法,《一百二十八條邪惡、錯誤知見》推翻了我從前很多很多不如法的盲修瞎煉,糾正了我曾經的無數邪知偏見。感恩我修行路上所有的助緣,讓我免於徒勞,我是天下最幸運的人!

松美
2019年9月26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