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六年的改變
 
  我是一個非常有主意的人,凡事按自己的想法、思路去做,由於自己的自信,很少接受別人的意見,也恰是這一點,顯得我更有能力。於是,我在工作時上進,在朋友中要強,是一個標準的女強人。

  沒有人相信,我後來會歇在家中不工作了。擱在以前的我自己,也是萬萬不會想到或是相信的。可事實上,現在的我真的是呆在家中,有七年的時間不用上班,每天做著自己喜歡的事。 

  跟以前的我相比,我覺得自己以前的35年是虛度光陰。只有35歲至今的六年才是明白度過的。我在六年前所過的生活,是糊塗、功利和糾結的人生,那不是真正的人生。直到我2013年四月在香港皈依佛門,依止兩位大德恩師學習,我很幸運地得聞佛法,接受佛陀師父的教法已有六年。

  學佛的這六年,我開始從因果的角度去思考問題,今天自己所承受的一切都是自己累世所造的因、緣熟而顯的果報,好也罷、壞也罷都和別人沒有關係,那我為什麼要怨天尤人,幹嘛還要嫉妒或怨恨他人呢?自己通過各種努力想要獲得的東西,真的屬於自己嗎?時常反復的提醒自己,人生的一切事實就是一場夢而已。

  我通過自己家人的經歷、身邊朋友的真實事例,漸漸的看到了無常,感到無常的迅速,並且開始害怕無常,警醒自己無常無處不在,不分老少,每個人都不知道自己還有多長時間,告訴自己不要再揮霍自己有限的光陰。

  有那樣一句話:「世界上除了生死,都是小事。」是的,在生死面前,凡夫每個人都是無能為力的,既幫不了別人,也管不了自己,所以在死亡面前那些所謂的榮華、富貴、官高、子孝,一切都帶不走!

  我在不斷聽聞佛陀師父說法的法音後,知道了斷除我執、我見是多麼地重要,自己也在這條路上有太多的感觸。比如說,我性格要強,思想周全,事事都要做好,會說話、反應快,從不給別人說我的機會,自己又非常的要面子,是一個不會讓自己受絲毫委屈的那種個性。這幾年學佛下來,我首先發現自己不會與人攀比爭高低了,自然也不會被他人的言語行為所影響而生煩惱,我過得很逍遙、輕鬆自在,這才是真正的人生。

  記得今年參加上海畫展做義工時,我本來是提前一天就到了,一到就告知上海負責的師姐,我已到達當地以及酒店房間號等訊息。因當時展場在佈展不方便過去,我只能在酒店等候通知,又怕隨時可能接到通知,所以都沒敢出酒店。

  第二天下午,我和潘師姐正一起吃午飯,其間我還一直看手機,和師姐說:「怎麼還没收到通知呢?」直到1點50多分,她的手機才收到信息:「兩點開會,妳怎麼還沒到?」

  收到資訊時,我倆還不知道展場的地址,急忙讓上海師姐給發地址。我們放下碗筷,一路跑到了會場,會議已經開了半個多小時了。

  我們悄悄的站到最後,發現會議已經差不多開完了,大家要各自就位了。

  此時,師母當著六十多位義工嚴厲的喊道:「白噶美朵,以後再遲到就不要參加義工工作了。」

  我當時沒有做任何解釋,我不想因為自己耽誤大家的時間,回答了一聲:「是!」隨即找自己的崗位,開始了工作。

  後來忙完了,我檢審自己時,對自己的變化也很吃驚,我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對受到批評,並且有些委屈的情況下,竟能如此的平靜,內心沒有變化,也沒生起一點點的煩惱,反而願意接受批評,也找到了自己的問題。我本來可以主動打電話去問,為什麼只會傻等呢?畫展有那麼多事要安排,自然是非常忙了,這點小事本就不該再分師姐們的心了,是我自己錯了,是我自己的問題,師母批評的對!

  這樣的我,身心輕鬆愉悅,煩惱也越來越少。反之,我若覺得是別人的錯,不檢討自己,爭著為自己的錯誤做解釋,那我這麼多年的法音豈不是白聽了,光聽不走心就是徒勞,就會被外境所遷,就會上魔的當,我就成了假修行了。

  如今,我凡事都放得下,一定做到佛事大於我事,一心想要多做事、勤修行,珍惜這一世的人身,不能虛度。這幾年,我在自己的不斷變化中,體會到付出是多麼歡喜、快樂的事,不與人計較是如此的自在,由此對「心無罣礙」也更有領會了。

  我要時刻記得佛陀師父的說法:「不要上魔的當,斷除我執向菩提。」精進修行!

慚愧佛弟子 白噶美朵
2019.9.23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