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的轉變
 
  走入如來正法已八年有餘了,回首每個修行階段都會面對不同的課題,在不斷聞受佛陀法音中樹立正知正見,在精進修持過程中各方面都在不斷變化。早已從最初的身心痛苦、家庭紛爭、工作畏懼中超越出來,一步步向更好邁進。雖然與從前相比已是今非昔比判若兩人,但我深知還有諸多障礙隱含著尚未跨越,比如家庭雖然比以前和諧安樂,但沒有感化先生、孩子走入佛門,始終是我內心的遺憾,工作雖然比以前融合許多,但總還是沒能克服那種時不時的不安與恐慌。就在今年夏天,和先生去泰國拜見上師參加一系列法會後,一切又開始有了新的轉機,在此與大家分享。

  一、家裏先生的轉變

  先生自從七月份與我同去泰國拜見上師參加法會後,有了明顯的變化。每天晚上不管幾點下課到家,吃完飯都能按照聞法儀軌誦《心經》和念「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恭聞一盤佛陀親說法音,聽聞時間都控制在三、四十分鐘,有時長達一個小時也能堅持住,大禮拜開始只能做3個,現在能達到每天做108個,最後還能誠心回向。接著,我們倆便坐下來針對恭聞的法音進行交流分享,能感受到先生的變化,這真是佛菩薩的加持!

  之前,偶爾也會哄著他進入壇城聞受法音,但每次都聞不到幾分鐘他就堅持不住,一是說聽不懂法音的四川口音;二是說怎麼也坐不住,總是東倒西歪,要不就要在壇城臥倒趴下,弟子怕他不恭敬就沒強求他繼續堅持;三是不能按儀軌進行,不跪拜不禮佛,很傲慢和我執,聽沒多久時間就會跑掉,留也留不住,後來實在沒辦法,我只好放下。因為他平時沒有恭聞佛陀法音,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不了解,對佛法也一知半解,所以有時會懷疑佛法,會犯所知障來評論,或者隨意說一些不敬佛菩薩的言語。

  這次,從泰國回來不再如以前般傲慢任性,不僅能夠按照儀軌如理如法的做,還能聽懂四川口音,而且還能與弟子分享他聞法的受用。經過聞法,一是懂得人生如夢,一切都是在做夢,夢醒了一切是假的,只是百年而已,甚至幾十年光景不到,不必執著夢;二是篤信因果,知道不能傷生害命,以前養花總用藥殺,買蒼蠅拍打蚊子,把它藏起來他就會再買,咋勸說也不好使,這回聞法後他知道了,不管多小的眾生都和人的靈知心識是一樣的,知道因果報應絲毫不差,殺生是有果報的,種善因得善果,也明了自己種的因自己受果報,不管多親的親人,誰都不能替誰承受業果等等;三是對佛陀恭敬了很多,還說以後得多多聽聞佛陀法音,按一百二十八條知見去對照審查自己,也能及時指出我們這些眾多師兄師姐不正確的知見和行為,對佛陀說法會頻頻點頭贊許叫好,而且還能當下懺悔改正以前的不正言行,知道只有佛陀才能說法,其他人都沒有資格。

  看到先生每天這樣堅持連續聞法、做大禮拜,對佛法逐漸深入學習和掌握,種下菩提的種子,我的內心非常歡喜讚歎,為他祝福,感恩上師及師母的慈悲教化和攝受!

  二、女兒的改變

  與先生泰國回來後,發現女兒也有非常大的變化。回來第三天,她就表示下次要帶著女婿一起去皈依佛門、拜見上師,這很出乎我的意料。而且,她也開始每天做大禮拜,雖然不能一下子多做,但畢竟比以前要好,她現在開始努力堅持大禮拜和誦經,這兩天才開始堅持。我們一家建個群,晚上不彙報功課不睡覺,她每天都告訴我所做的數量,尤其先生的努力做大禮拜對帶動女兒堅持做起了很大作用。因為能回向給女兒,讓女兒健康、精進,先生每天自己做起來也就很有動力了。

  三、安於當下努力修行

  剛參加工作時,從事高校學生輔導員工作,那時起我就開始害怕說話,尤其害怕工作定期彙報,思路不清晰,不會歸納整理,每天很認真地做了很多工作,但是一到總結時好像什麼也沒做,做過的不會說,沒做的更不能說,陷入很痛苦尷尬的局面,後來導致每次要開會前幾天就害怕恐懼,到最後嚴重到想辭職,甚至想輕生,這樣的境況一直成為人生的一個噩夢,難以醒來。

  學習如來正法之後,每天聞受法音,明白了因果,明白了該承受得承受,明白了精進做功課、做佛事,只要能夠領悟的自己就去做,隨著聞受法音的深入,隨著不斷修持、不斷精進,能感受到自己變化了許多,過去那種痛不欲生的日子也一去不復返了,陰霾逐漸散去,但還是發現在工作方面,內心中隱隱還會有逃避和恐慌,時不時會生出極不願意工作的想法。

  這次回來,我開始反思佛陀說法:「該做的事努力去做,做後放下而不執著。」以前明明知道這個道理,但那時怎麼也做不到,就是兩層皮,內心融不進去,後來就乾脆不做了。這次泰國回來,就感覺心有力量,做起來也比以前得心應手了,自己想努力而且也能和工作融合進去,不是兩層皮了。原來還存在著工作不努力,只想通過念經、修法、持咒就得到好的結果,這恰恰是違背了因果不昧的道理。如果自己現世好多責任都沒有擔當好,談何修行呢?浮土不能築高樓,也建不了大廈,唯有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把佛法落實在日常工作生活中,真正修行來轉換因果,最後才能達成了生脫死成就解脫的夙願!

佛弟子 索德清波
2019年9月28日淩晨1:0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