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
——參加法音學習班心得分享
 
  儘管在末法時期,眾生得遇佛法如盲龜難以項穿蕩動海流之木軛如牛鼻之孔,我還是如此幸運地成為一名佛弟子,恭聞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親說的頂聖如來正法,這是多麼殊勝的因緣!我倍感珍惜,皈依兩年有餘,將「依教奉行,佛事大於我事」牢記心頭,鞭策自己如饑似渴地汲取養分,以快速填充我這佛學門外漢的空白。恭聞法音、讀《藉心經說真諦》、修習功課、克己改過,盡力而為,以為這就是修行了,卻不知自己的無明障礙難懂法義,理解如此淺薄。此次赴泰,參加兩位上師親自帶領的法音學習班——《第三世多杰羌佛傳的修行法》,讓我醍醐灌頂。

  佛陀說法:「雖然看了《什麼叫修行?》,而且八基雙七支依於正見都看了,但是那叫做看行文,不是修行;如果你把修行的理論看懂了,那叫見行理,也不叫修行;如果你已經開始按照修行一法履行,這也不是修行,這叫做入行程;如果你已按照修行一法以大悲之心儘量照著做,這叫頑修,不名正修;如果你以大悲之心不需儘量,自然完美如法按照八基雙七支行條執行,這才叫修行。」

  原來我們這些所謂的佛弟子們只是處在看行、見行、入行、缺行的階段,所以成效甚微。五天來,兩位上師用言行落實佛陀傳承的法義,讓大家感同身受!長途勞頓的二位上師及師母不辭辛苦接見了全體同學,親切地詢問大家:「住的舒適嗎?滿意嗎?安排遊玩了嗎?」聽到大家說舒適滿意時,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兩位上師風趣的問候,在莊嚴威儀中多了親切,讓我找到回家的感覺,見到闊別已久的親人——這是父親、母親對孩子無微不至的牽掛,怎叫人不動容?

  歷時四天的法音學習班中,100多人逐一上臺分享學習心得,慈悲的兩位上師不厭其煩,無一遺漏地做了記錄、點評、答疑、解惑,深度幫助大家了解寶書中難懂的法義,生怕大家學不懂。於博大精深的佛法而言,我們真的可以用愚癡形容不為過。儘管如此,在兩位大德上師這裏依然聽到的是柔語、愛語的教導,恰似一縷甘泉沁人心扉——這是父親、母親對孩子的殷殷期盼,心疼這些無知而受苦的孩子們,因此掏空心思教導我們。

  同學中根器不同,學習時間長短不同,常常會有說話不加思索之人,犯錯時時有之。兩位上師看在眼裏卻也不忍嚴苛,一再強調「菩薩畏因,眾生畏果」,告誡大家一定要從因上注意自己的修持。「就這個樣子還想來學習,該回去了!」這是兩位上師對同學們最嚴厲的語氣了。調皮的孩子總是抓住父母疼愛的心理,記吃不記打,不是你犯錯,就是他犯錯,為了這些無知無畏的孩子們操碎了心,磨破了嘴皮。只要同學們表現好一丁點兒,上師就覺得大家來一趟不容易,就會一如既往寬容對待——這是父親、母親對孩子的慈愛,這是家有熊孩子的父母都懂得的恨鐵不成鋼,卻又必須靜待花開的無奈心情,但他們的心裏、眼裏都藏著滿滿的愛。

  分別時,二位上師及師母諄諄教導:「大家都要互相關心,互相幫助,我們所有的人都輪迴了不知多少世,眾生都是我們往昔的父母至親,我們要利益一切眾生。學習班還没有結束,回去才是你們真正學習的開始。這一世我們有緣,你們就是我們的親人,你們要好好修行,爭取今生解脫成就。」我的淚水一次次不自禁地湧出,兩位上師及師母就是這樣愛護、教導他們的孩子,自然而發的點點滴滴行持,撼動著每個同學的心靈。細推體解《什麼叫修行》,誰還會不明白法義呢?

  兩位上師用菩提心行喚醒了我,兩年來自己在家用功,卻沒有明白《什麼叫修行》,盲修瞎修,盡是徒勞。看到周圍的同修與世俗中的人沒什麼兩樣,各自忙碌著世法,常常會有不淨念產生。參加法音學習班後,我知道以前自己對八基正見未依次第而修,才會對無常覺得無奈。現在懂得唯有生起堅信心懼怕輪迴無常苦,才會有無常心,修成出離心,只有時時離惡積善,善業築壁將惡業隔開,認真學佛修行,最終成佛方可徹底解脫因果縛業,此時因果照樣存在,但對佛無沾。依八基的次第正確發展,時時落實菩提心的修持,讓自己成為一個正知正見精進修行的人。

  我此次親近上師,樹立起正知見,對我來說如獲至寶,慶幸自己從迷茫中醒來,法喜充滿。我要依佛陀的完美覺位為楷模,以身口意三業學佛陀的一切,將八基正見雙七支菩提心依法修行落在實處,從言語、行為中謙虛嚴謹的修持,與人善意交好,接引更多的人來學習如來正法,自覺覺他,為眾生奉獻自己綿薄之力。

  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感恩兩位上師!

慚愧佛弟子 楊子玲
2018.12.1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