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給母親跪下的一刹那
 
  今天,我回家跪在母親的面前,心裏有很多說不出的話語……

  我自從接觸了佛法,就想給母親跪下以報答養育之恩,並且懺悔這些年來自己所做的錯事,但我沒有勇氣跪下,其實歸根結底是沒有真正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說實在話,我心中對母親有許多的不滿:

  自從我結婚後,母親就把弟弟推給了我,弟弟高中畢業沒有考上大學,就到我家給安排在醫院裏學習,好在弟弟沒有辜負我們的期望,參加成人高考,上了蘇州大學醫學院本科,脫產上了五年,這期間生活費用都是我出的錢。弟弟畢業後,沒找工作又考研。第一年,因為英語成績沒過關落榜,母親就開始在我面前抱怨不給弟弟找工作,我雖然嘴上沒有說什麼,但我的心裏感到委屈。

  第二年,弟弟考上徐醫研究生,上了三年研究生,可以說把家裏都掏空了。母親老是抱怨弟弟花了很多錢,年齡大了該結婚了,整天想著他快結婚生孩子。我當初很生氣,頂撞了母親,我就不明白為什麼我的母親這樣自私,只看到眼前的利益,我們千辛萬苦得來的學習機會在她眼裏好像不值得,我感覺委屈。

  弟弟在讀研第三年還沒畢業,在母親整天念叨的情況下結婚了。弟弟還沒有工作,上學的費用還得我出,母親又開始抱怨家裏沒有錢了。弟弟畢業之後,進了徐州市三院腫瘤科。由於沒有錢租房子又住在我家,我覺得我付出的已經夠多的了,可是換不來母親一句好話,我覺得委屈。

  後來,弟弟工作近半年在崗位上突然腦出血,在醫院裏住院35天,我每天家裏、醫院兩邊跑,母親什麼忙也幫不上,只知道傷心難過。我每天從醫院回家還要安慰母親,其實我的心每天都在煎熬,我稍微做得不好,母親就開始著急,我覺得委屈。

  去年父親生病,檢查出得了晚期胃癌。當我看到病床上瘦弱的父親時,我後悔不能經常回家看看,對父母關心不夠。我有點埋怨母親不會照顧人,父親出院後接到我家照顧,母親每天還是抱怨,抱怨父親不聽話,每天只知道幹活,而父親只是沉默,不說一句話。我聽了以後,我感到難過。

  父親是個很善良的人,一生不善言語,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曲,供養我和弟弟上大學。父親走了以後,我很後悔自己沒能好好盡孝,總覺得父母在世的日子還很長,等我有時間、條件好後再好好盡孝。接觸到如來正法,恭聞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才知道無常時刻都在,根本沒有給你等的機會。

  在給母親跪下的一刹那,我意識到父母的養育之恩大於天,沒有父母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上,我怎麼有機會學到佛法好好修行呢?現在明白了一切都是因果,我沒有理由覺得委屈,在父母還在的時候,我應該引導他們學習佛法,明白因果報應的道理,積累善業,遠離惡業。

  母親現在身體不好,雖然每天都對我不滿,說我做的飯菜清淡,說我限制她,說我每天都讓她吃產品,說我每天提醒她念佛,要是以前我肯定覺得委屈,但我現在覺得這是母親跟我交流的一種方式,我的心中沒有委屈、沒有怨恨。

  感恩母親給我一個行孝、懺悔的機會,我告訴自己:「放下所有的委屈與不滿,不要執著一些小事,不要心隨境轉,好好修行吧!」
    
郝聰梅
2018年8月6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