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與"境"——讀王玉花教授藝術作品有感
 
  原文連結:http://hebei.ifeng.com/a/20181225/7120659_0.shtml



  意境是代表與體現水墨畫的格調品位。王玉花教授的藝術作品《神韻》,《古堡》的意境達到了"逸品"的境界。《神韻》中水墨淋漓,洋洋灑灑,濃淡乾濕渾然一體,淡墨處如夢如幻,引人入勝;而《古堡》更是空靈與仙逸,紅房子疏密簡煉,躍然跳動,紅色影襯之下山石皴法更顯質感。從藝術史層面看,"意境"是水墨畫與西方繪畫的根本差異之所在。它無意於對外部客觀世界細節的孜孜以求,而是強調對某一物象的精準提煉與敏銳把握,以形寫神。表現出物象的本質精神及藝術家個人情懷一一"借物抒情","托物言志"。

  王玉花教授作品的思想要旨與中國古典哲學中"得意忘象"或"得意忘言"之類的觀念相近,先立其意而落筆,所謂意在筆先,重在得意。據此,得"意"之法實在學問識見之累積,人品格調之滋養。言而"畫境"為心象,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經年累月的畫外之功,使王玉花教授遠離"畫工"之"匠習",筆下的景物在尋常外表之下流露出清雅秀逸之氣。如《蓮塘朝露》則是大氣象之境,尺幅裏感受十里蓮塘中滿是待放之花蕾,星星點點,等待著陽光的沐曬而澱放,此"意"此"境"象塑造既有傳統筆墨渾厚華滋之韻味,又具現代視覺語言之俏麗風姿。

  "所謂宇宙在乎手者,眼前無非生機",意指畫者消弭主客,物我合一,王玉花教授筆下萬物成於手而實出於心,紙面世界與眼中自然無一不同,意趣盎然,生機無限。要達到此境界,須寬大之胸懷,非凡之氣度,開闊之視野,豁達之精神。(本文作者:馬超良廣東美術家協會畫家,廣東中國畫學會畫家,珠江書畫院副院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