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用錄:一次難忘的親身經歷
 
  2018年6月19日,在美國加州科維納市舉行了一場殊勝的觀世音菩薩大悲心加持法會。當天,天氣清朗,豔陽高照,這是我第三次參加觀音大悲加持法會。對於我這個佛弟子來說,這是一個既開心又慚愧的事件,也是一次難忘的親身經歷。

  在此次法會中,得蒙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親臨壇場,為與會大眾作加持。對於虔誠佛弟子也好,對於一般行人也好,這是多麼殊勝的一個機緣。以至於我相信,僅憑我現在的敍述,人們是很難採信我所說的話,但是事實就是這樣!

  當天,同壇的近兩百名大眾,包括來自各地的法師、仁波切和佛弟子們,在整個法會進行中,甚至在法會還沒有開始前,許多人就普遍得到了觀世音菩薩的加持。當然,加持的形式是多種多樣的:有大哭的、有大笑的、有跳舞的、有打拳的、有倒地的、有大聲尖叫的、有滿場遊走的……。

  法會結束之前,很多師兄、師姐都上台與大家分享了各自的親身感受和感動。其中,有些師兄、師姐的多年頑疾現場得到了紓解,有些見到了非凡的境界,有些甚至得到了觀世音菩薩的訓示。在主法香格瓊哇上師宣示後,法會圓滿落幕,所有與會大眾都法喜充滿。會後,很多人還在興奮地相互述說自己的經歷。

  這明明是一個令人振奮喜悅的法會,但怎麼又會是一個慚愧的事件呢?究其根本實在是因為我太普通、太愚癡、太慚愧了!

  記得第一次在香港參加的觀音大悲加持法會中,從頭到尾,我都沒有什麼感覺和受用。去年,也是在加州,我第二次參加觀音大悲加持法會,當時好像也沒有其他師兄、師姐們那麼深切的受用。直到這次法會開始前,與同學的閒聊中,我才意識到去年在法會中自己原來還是有一些感受的,只是這個感受太細微,以至於自己都不敢相信當時也同樣得到了觀世音菩薩的加持。兩次下來,為了掩飾自己心中的鬱悶,我還自己安慰自己,也許是自己比較健康,身上毛病少,而且就算是得到佛菩薩的加持,也只能起到一時的作用,要想真正得受用,真正成就解脫,還要靠自己用功修持。

  所以,這次參加法會前,雖然我還是竊竊地抱了一絲希望,但基本上我是不敢奢望得到什麼。結果,在法會中,我的身體竟然動了起來,上身不由自主的開始前後、左右的搖動,還有就是脖子一直仰後、再仰後,幅度令人難以置信。類似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主法上師喊停,甚至之後還持續了一段時間。

  雖然,我這次在法會中的感受比之前的兩次都要明顯,可是比起那些得到大加持的師兄、師姐,我的受用簡直不值一提。因此,在法會最後的受用分享環節,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可以分享給別人的。

  可是,當尊敬的主法上師宣示:「有受用而不出來分享的人就是一種我執的表現!」話語中毫不客氣地直批像我這樣的人是我執太盛,這句話對我猶如當頭棒喝,一下子就把我打醒了。原來我的掩飾、我的躲避,其背後的實質就是我執,一個我自以為已經斷除的陋習實則未斷。我的自以為是,是多麼可笑、多麼可憐啊!

  為此,我下定決心要把今天的喜悅和慚愧一起寫下來,希望能夠利益眾生,也希望更多的有緣善信可以下次一同來參加法會,一起來感受真正佛法帶來的利益和受用。

  感恩諸佛菩薩,感恩主法上師,感恩今天一起參加法會的師兄、師姐們!

慚愧佛弟子 念慈
2018年6月20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