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用錄:我得到觀世音菩薩加持了
 

  面對無比莊嚴的壇城,我心潮澎湃,期待已久的觀世音菩薩大悲心加持法會終於到來了!這次的加持法會共有兩場,每天一場,分別由兩位尊者上師主法, 我是參加第二場的法會。

  第一場法會我當護法人員,我的任務是在現場保護同學的安全。當主法上師宣示:「開始!」我就看到一個年紀大的師姐在左右搖擺頭,搖著搖著撲通一聲躺下了,我心裡咯噔一下:「不會摔著吧!」再看她心平氣和,舒展地陽面朝天,睡著了!當主法上師說:「停!」她一軲轆爬起來,穩穩當當地坐著。

  在我前面第三排的一個師姐,一開始就咚一聲躺在地上,嚎啕大哭,不停地咳嗽,用力拍打地面,雙腳不停地蹬踹,她哭得稀裡嘩啦的,半個小時的時間,她都在大哭,都在大叫,哭著、喊著……

  我已經數不清有多少人在哭、在搖動、在拍打,看到他們得到加持,我不止一次的淚流滿面……

  分享的時間到了,得到加持的同學都紛紛上臺說出自己的受用,由於時間有限,只能讓部分同學講述受用。

  最令我感動的是尊巴師兄的分享,他泣不成聲,我也淚流不止。當他聽到在他前面的師姐哭喊著:「觀世音菩薩救我!觀世音菩薩救我!」他想到了眾生的苦,但是自己又沒有能力去幫助眾生,讓我們感到眾生在水深火熱之中,是多麼渴望解脫啊!

  次日上午,第二場觀世音菩薩大悲心加持法會如期舉行,下午合辦兩場法會的結行放生,一切圓滿結束後,我們回到了Park Inn。

  久久不能平靜的心情,法會現場的受用,恭誦放生儀軌感動的淚水,使我提筆寫下我的感受:

  無限感恩,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無限感恩,頂禮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

  無限感恩,頂禮主法上師!

  首先講一下我的身體狀況,在我來美國之前單位體檢,我出發的頭天晚上才拿到體檢報告,結果讓我大跌眼鏡,身體狀況不好,諸多小恙,除了肩頸疾病,左腦動脈硬化II度外,又查出腎囊腫12mm × 13mm,甲狀腺結節7mm,竇性心動過緩,心率偏低59次/分鐘,膝關節疼痛。另外,我還有幾十年的老腸胃病和便秘。說實話,我不怎麼在意這些毛病,我想能到美國參加法會一定會得到加持的!   

  法會中,當主法上師說:「閉上眼睛!」我如是做——刹那間,我眼前是一片白光,正常情況下閉眼是黑乎乎的,絕不是白光。這時,我左肩像有石頭壓在上面似的,很重很重,涼涼的,緊接著左肩上有敲打、敲打、敲打的感覺,幾秒鐘輕鬆了,雙臂緩緩松、放、垂直下來了;接著頭向後仰,用力向後,一次、二次、三次,接著從右腳底一股暖流緩緩上來,左邊弱一些,接著右膝蓋彎曲一下,左膝蓋彎曲一下,接下來就是右腎區像針扎一樣的微疼痛幾秒鐘,再接下來整個腹部裏暖呼呼的,左下腹部疼痛幾下,又回到頭部後仰幾次,全身輕鬆了。此時,聽到主法上師說:「停!」整個過程都是閉著眼睛,不知不覺就結束了。以上是我參加觀世音菩薩大悲心加持法會得到的加持受用!

  我真的得到加持了!如果我說的不是實語,我今生今世窮困潦倒,不得成就解脫。如果我以上所說是真實的,一切功德全部回向法界眾生,我宿世、現世親人早日得聞如來正法,學佛修行,福慧圓滿! 

  寫到這裡,我作了一個反思——參加法會的同學們得到觀世音菩薩的大悲加持,各有不同的真實覺受:全身輕鬆舒服了,肩頸不疼了,喉嚨好了,腰也不痛了,多少年沒有眼淚,今天能哭了等等,等等。同學們的受用很多,但是光得加持,就能解脫嗎?今天得到加持了, 明天呢?後天呢?

  我們要得到真正的大加持,那就必須身口意三業與佛菩薩相應,依教奉行,諸惡莫作!

慚愧佛弟子 薩依旺姆
2017年6月6日下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