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人間絕美的殿堂
——參加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週年慶活動有感
 
        噢,我真不願從那似夢又真的幽美勝境中醒來!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二十八兩天,美國洛杉磯縣科維納市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舉辦了一系列的週年慶典活動,我何其有幸能親臨盛會,以下是我的親身見聞。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全世界佛教的最高領袖,2010年世界和平獎元首級最高榮譽獎得主,也是全世界唯一獲得世界和平獎的國際超級藝術家。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以其崇高的倫理道德,全方位的成就以及偉大無私的佛格,努力不懈的貢獻於人類社會,在世界各地有廣大的人們自發性的將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思想教導奉為人生圭臬,以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道德境界為立身處世的標準,以期自我昇華,進而利益大眾,共同為促進世界祥瑞與和平而努力。

  提到「祥瑞」二字,在這次的慶典活動參與中,我才真正深刻地體會到,什麼叫做親眼得見的祥瑞!

  就在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週年慶活動的前一天中午過後,當我懷著崇敬的心情,正準備觀賞館內特展的藝術精品時,突然聽到館外傳來陣陣的騷動聲,隨著騷動聲變成了驚歎歡呼,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立刻也跟著群眾走向館外的停車場。

  當我抬頭望天的瞬間,我驚呆了,嘴裡不自覺地叫出:「哇,我的天啊!好美啊!」

  到底當時在文化藝術館的上空出現了什麼景象呢?

  這原本是晴天萬里一片湛藍的空中,不知怎的,突然憑空現出了一朵鮮豔奪目的千瓣七彩蓮花,其形狀巨大如山頭,非人間所有。這朵超大盛開的蓮花就這麼懸浮在空中,花瓣細雲中透出七色彩虹,霞光耀眼,實在是太美了!最關鍵的是,當天晴空萬里無滴雨,根本就沒有彩虹出現的可能。千瓣七彩蓮就這麼神奇的出現在空中,變化色彩、形體,令人目不暇視。

  彩蓮的上空,又有白色雲朵不斷的變化,呈現出各種奇妙形象,有如優美的飛天,御風而翔,歌舞香花供養佛陀,太不可思議了!可以說,在我這一生中,從來就沒有見識過如此殊勝感人的境象!






出現於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上空的千瓣彩蓮及飛天形象,殊勝感人。

  究竟這朵奇妙的千瓣彩蓮是從何而來的呢?為什麼它就憑空出現在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的上空呢?它是天國送來恭賀文化藝術館週年慶的大禮花,還是十方諸佛菩薩示現的祥瑞呢?我想,以我的凡夫意識再如何忖度,終究也是揣測不出答案的。但答案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與當時在現場的三、四百人共同親眼見證了這稀世難逢的聖境。

  在目睹聖境之後,我再度回到藝術館,重新開始欣賞館內各展廳展出的藝術珍品。當我越品味佛陀的每一幅書畫作品時,我的心情就越發激動,這些作品真正達到了絕世奇觀的藝術境界,讓人歎為觀止,忍不住要說:「古今名家精品絕妙作,不及羌佛毫端神韻成。」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是過度誇讚,其實不然!

  首先,就事實而論,縱觀古今中外藝術家,除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之外,在這個世界上實在找不出第二人能於各類藝術中取得如此全面性的成就,其藝術成就涵括之廣,無論是中國畫、西洋畫、書法、篆刻、詩詞歌賦、雕塑、彩繪瓷磚、建築庭園設計、造景、科技藝術,乃至創製茗茶、製藥保健等等,每一大類不僅是精通,而且都達到了登峰造極的超高水平,實在令人不可思議!

  單就繪畫創造成果而論,歷史上許許多多的畫家,窮其畢生之力,專攻某一題材及繪畫技法,最終能形成一種獨立風格流派,在中西畫史上留名者又有幾人呢?但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除了能畫世上現有的具象派、抽象派、筆劃線條派、印象派之外,還獨立首創了十六個與眾不同的畫派,並且將每一派種畫風都推到了完美的藝術極點,達到了人類藝術世界有史以來無人能比的高度!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畫作,在國際拍賣市場上一畫難求,屢創天價,眾所皆知。如今年三月二十二日,在紐約貞觀春季拍賣會上,羌佛創作的一幅「墨荷」就以一千零五十萬美元的高價起拍(這是美國高級估價師Paul Feng所鑑定的公正市價),經來自世界各國的買家競相角逐,數輪競價,最後以一千六百五十萬美元的成交價(稅前價格)創下此次春拍會所有拍賣公司所拍出的最高書畫拍賣記錄,平均畫價達到每平方英尺一百六十五萬美元的天價,遠遠超越了此次春拍會所有古今名家書畫價格,成為中國畫壇最高價位的榜首,排名第一。

  雖然「墨荷」已拍出,我等無緣得見其真跡之美,但所幸恰逢文化藝術館週年慶特展,藝術館的二樓大展廳正在展示兩幅由H.H.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創作的精品簽名印製畫——「蓮」與「墨情色趣」。

  「蓮」、「墨情色趣」與「墨荷」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同時期創作的潑彩潑墨精品,三幅畫作的原件都是精品中的極品,美國高級估價師Paul Feng在同一天為這三幅畫作估價,其中的「蓮」和「墨情色趣」所鑑定的公正市價都是一千三百萬美元,高出「墨荷」的一千零五十萬美元。

  這三幅畫不僅呈現了潑墨留白的高難度技法,而且畫中落筆行墨蒼勁自然無比,金石書卷味全在其中,有的保持中鋒行筆,於筆觸線條微細之處亦能見到氣韻奔流、渾然一體的境界,這種絕世技法變幻莫測,真正達到出神入化、妙韻天成的藝術境界,任何人都無法用手筆複製成功。難怪美國高級估價師Paul Feng在「墨情色趣」的鑑定書上盛讚道:「這幅畫打破了幾千年來古典中國畫的技法,同時也從著色上完全地超越了當代著名畫家在潑墨荷花上的表現。……僅僅是以些許的線條就呈現了華滋高雅,書卷氣韻和生動變化的魅力;空白的巧思佈局恰恰展現了墨情色趣。」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對人類、動物、植物與大自然的無限關懷,充分表現在祂的藝術創作上。鑒賞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微印派「超自然抽象色彩」西畫作品,我只有一句話,那就是:「驚艷激動,難以言狀。」在這些激盪心魄美得醉人的色彩面前,真是享受,讓人不禁生起對和平與真善美的嚮往!

  六月二十七日的早晨,我隨團參加了文化藝術館所舉辦的利益大眾放生法會。當天,有來自世界各地一千多人參與了這項別具意義的活動,一眼望去黑壓壓一片人潮,幾乎把瑪麗安德爾灣的碼頭都擠爆了。看著這些自發前來參加放生的群眾,個個臉上都透露出對生命的愛與關注,我望著大海裡重獲自由的魚兒,心中祈願牠們早日業障消除,轉生善道,也祈願三界六道一切眾生永離三災八難,離苦得樂。

  下午,我們回到藝術館,繼續參觀館藏的美麗藝術瑰寶。目前在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內展覽的韻雕作品有六件,除了「高士圖」、「小不點」、「玉乳山」和「綠玉雕紗棚」外,還有「一柱擎天」和「彩韻」兩件絕世珍品珍藏於聖蹟室。其中「一柱擎天」已經有機構公開懸賞,任何人只要能夠複製相同,就可得到五千萬美元的獎金,多年過去,懸賞依舊,但至今仍沒有一個人能複製成功!

  談到「一柱擎天」,它除了是人類世界第一次出現無法被複製的藝術品外,這件沒有生命、堅如頑石的無情韻雕作品,曾經因H.H.第三世多杰羌佛隨意的一句話而應聲變化形體,發生過不可思議的聖蹟,聖蹟的具體事實已被記錄在《多杰羌佛第三世》的寶書中。這是一件真正超越了時空與物質成形規律的神異聖品,我只能說:「它完美地達到逼真自然,卻又超越自然的存在和美麗!」

  「彩韻」這件韻雕作品更是神奇玄妙,它的體積大小只有兩、三英尺,外觀是個雕塑的卵石,但色彩、光澤、紋理等質感卻與真石逼肖;當通過雕塑的洞向內觀看時,眼前所呈現的絢麗景色,立刻令人大為驚歎,其鐘乳、石筍的結構與色彩的瑰麗,已經超出了天然礦石成色的極限。最為不可思議的是,洞內天地讓人感覺非常的深奧,其深度似乎遠遠超過作品的本身,達到深不見底的神妙景致,完全打破了物質空間的局限性,實在是嘆為觀止!

  噢!眼前所見究竟是夢還是真?如是神秘獨特、美妙絕倫,真叫人魂牽夢縈!

  隔天,六月二十八日是週年慶活動的重頭戲,分為室內典禮及戶外園遊會,活動節目豐富多元,從下午兩點開始,一直延續到晚間八點半才結束。

  下午慶典開始前,我正在藝術館停車場附近的Heritage Plaza公園的園遊會場區,參觀藝術館為了這次的週年慶而以「保護環境、綠色生活」為主題所舉辦的兒童繪畫比賽作品。

  兩點半左右,館內隆重的週年慶典剛拉開序幕,忽然間,我周圍的人群開始歡呼起來,接著人手一台智慧手機朝向天空猛拍,咔嚓咔嚓個不停!我順著大家拍照的方向抬頭一看,哇!好大的一輪彩光正圍繞在太陽的周圍!

  我聽到身旁有人激動的喊著:「是佛光,出現佛光了!好大的佛光啊!」

  此一展現在藝術館上空的佛光瑞相,前後持續了近一個小時,直到下午三點半週年慶典結束時才慢慢淡去。




週年慶典剛拉開序幕,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的上空展現了佛光瑞相。

  這次慶典有許多當地政府官員及各界貴賓、名流前來致賀,同時有近千名民眾到場歡慶。典禮中,館長田博元博士代表藝術館接受了葡萄牙文學藝術學院頒發最高榮譽大統領勳章以及加州各級政府所頒發的賀狀,也捐贈了善款給科維納社會模範復原組織,以幫助一些受虐流浪婦女及兒童得到更多的身心治療,幫助她們遠離毒品、幫派與驚恐,健全人格發展。

  慶典結束,精采的戶外表演節目隨後緊鑼密鼓的展開了,除了有墨西哥樂隊和西洋樂隊現場演奏外,還有中國傳統的舞獅、功夫表演和川劇變臉等,而最引人熱烈期盼的,就是價值數千美元的抽獎活動。

  活動進行到晚間八點半,節目進入尾聲,夏季美西的夕陽正要落下,夕陽的餘暉染紅了天際,天空的顏色猶如一幅天然的彩畫,絢麗燦爛而又令人惋惜。就在活動圓滿落幕時,天際突然出現一道長長的彩虹,彷彿天空架起了一座七色的拱橋,隨後又出現了一道霓虹,形成雙重彩虹奇景,宛如是為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週年慶活動劃上美好的句點,留給世人無限的追思與回憶。




週年慶活動圓滿落幕時,出現在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上空的雙重彩虹奇景。

  若要問,這接二連三發生的奇景勝境究竟是聖蹟、是異象、是幻影,還是夢境?為何這些非人為的祥瑞,如此密集的出現在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週年慶的活動期間,而從不曾出現在世界上任何一座藝術館呢?無論是幻還是真,它就這麼憑空出現了,費人深思啊!

  我只能說:「夢裡尋它千百度,驀然回首,我已身在燈火闌珊處!」

  你還在猜疑尋思嗎?何不放下迷情,隨我到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探訪這人間絕美的殿堂!

夢亦歸真
後記於2015年7月6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