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 生
 

  這是我在美國於上師身邊時,含著眼淚所寫下的一首「回鄉歌」的歌詞:
  
  「流浪的人兒見到了您    尊敬的佛陀啊           
   沉重的腳步走遍天涯    終於回到了家
   走啊走啊走啊走      走過了多少年華
   我來到了您的身邊     您領我入正法
   走啊走啊走啊走      走過了多少險灘
   我的生命真正有歸宿    感恩您啊上師」                

  我是運動員出身,性格潑辣,脾氣急躁,很少流淚;我又覺得自己比較能幹,什麼都會,所以對誰都不買賬、不服氣,後來因為家裏遭受了一些磨難,才走進佛門。雖然入了佛門,但幾年來都是燒燒香、跑跑廟、讀讀經或是參加法會,由於沒有學到真正的佛法,表面上說是學佛修行,實際卻是徒勞行,因此幾年下來我的煩惱習氣依然如故。

  二年多前,我有幸逢緣得遇如來正法,但我的心始終還是定不下來,很留戀以前的熱鬧環境,也看不開世俗情愛,我沒有好好地聞法修行,仍舊是東奔西跑,心外馳求。

  今年六月到美國,原本也是想玩一玩、看一看,抱著跟大家去活躍一下的心態前往的,但當聽了尊者上師的宣示,特別是到了舊金山見到美國國際藝術館所陳列的佛陀師爺創造的作品才真正讓我心靈大震撼,佛陀師爺展示如此微妙佛法五明智慧的創作是我這一生所從未見到過,也是無法想像的,我所有的傲慢、我見通通煙消雲散一掃而光。我五體投地,第一次失聲痛哭,無限感恩地拜倒在第三世多杰羌佛像前,發願一定要依止真正的如來正法,好好修行,今生成就。

  在美國的日子裏,尊者上師慈悲時常為我們宣示,並為我們傳法,讓我明白了好多道理,更明確了修行的方向。回上海後,我參與了二次東山道場的共修,通過認真聞法、拜讀帕母的法著、師姐間的相互交流,又通過精進修法,我的精神和身體都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

  我的腳和右側髖骨以前曾斷裂過,經手術後內裝有假骨頭,醫生對我說:「妳從此不能再運動,不能爬山,也不能跪拜了。」因此,以前我在廟裏行小禮拜時都感到非常困難和勉強,令人不敢相信的是,現在我居然能夠連續幾十個大禮拜,而且毫無痛感。同時,以前我的手掌有嚴重的濕症,幾乎沒有一塊好皮,但現在竟然全都好了。大家看到我的變化,都驚訝不已,連聲讚歎佛法的不可思議和無比殊勝!

  誠如法音裏佛陀師爺開示的:「只要三業相應,就能得到十方諸佛菩薩的加持。」我知道自己遇到了真正的佛法,我內心感激萬分,我決心永遠跟著佛陀師爺、跟著上師走,決不離開正法一步。我常說:「現在用九頭牛來拉,我也不會挪動寸步,就是為正法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共修期間,我每聽一盤法音,就對自己以前的習氣、毛病深挖根源,發露懺悔,現在大家都說我性格脾氣改了很多,好像換了一個人。以前我總認為自己是殘疾人士,別人照顧我是應該的,現在平時生活與人接觸時,我反而常生慈悲之心,會去關心別人,多考慮別人的感受,我各方面都盡力去做,為大家服務,為佛法事業做貢獻,也努力去接引更多好友走進如來正法之門。

  有了正知正見,有了奮鬥目標,現在我是天天精力充沛,法喜充滿,渾身使不完的勁。目前,我是北京西路大組的WISER球隊隊長,每次打球做裁判,在球場上東奔西跑也不感覺得累,師兄師姐都說:「這哪像是個身患殘疾的有病之人,都比我們健康啊!」

  我非常感恩佛陀師爺,感恩尊者上師,感恩如來正法,感恩師兄師姐,讓我的身、口、意三業獲得了真正的重生!

王玉蘭口述
馮林景記錄
2012年9月15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