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夢魘到神話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九日,是全世界第一次慶祝第三世多杰羌佛日的殊勝之日。世界各地的佛教團體都聚集到美國洛杉磯,以便參加由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主辦的放生法會和慶祝佛陀日的聯歡活動,我跟紐約菩提基金會的師兄姊們也一同前往參加了此次的盛會。想不到的是,在這次活動中,我的色身竟然發生了一連串的事情,現在回想起來,就彷彿是從夢魘到神話。然而,它畢竟不是神話,而是一件活生生偉大佛法的真實見證。

  在到達洛杉磯的第三天,我正準備隨團隊出去吃午飯,就在上車的時候,我輕咳了兩聲,緊跟著一股腥味湧向喉嚨。我頓時覺得大事不妙,情急之下我就用舌頭舔了一下手背,手背上一片鮮血。我怕驚擾四座,趕忙把手背上的血又舔下肚去,隨後就不敢再多講話。

  眼前開始浮現起八年前的一幕幕:那一年我二十二歲,記得也是在路上走著,突然就咳血了。後來,被送進醫院,醫生診斷是肺結核,病況是左肺部上端有結核空洞。肺結核是非常頑固的病,那一次我得病,在醫院住了一個多月,之後每天到醫院輸液,輸了半年後又整整吃了二年的結核藥,才算康復。醫生曾囑咐我,即便是空洞已經鈣化,但也要特別小心,休息和飲食不當,復發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按照以往的經驗看,我想一定是這結核病又捲土重來了。

  那天吃過午飯後,下午我跟著大家去搶購「第三世多杰羌佛日首發紀念封」。我在排隊等購時,趁機把我的情況悄悄地告訴了諾拉仁波切師叔和仁波切夫人。他們聽到我的狀況,非常的擔心,趕忙安排我回去休息。當我回到旅館房間躺下來時,已經非常疲憊了,而且喘息都會有血腥味湧上來,咳嗽時也會咯血。接下來的大多數時間,我都在昏睡,其間我也服用了一些雲南白藥和三七粉,希望能夠止血。大家都建議我趕快去醫院,但我堅決不同意。因為我知道這個病一旦進了醫院,就非要住上一段時間才能出來,我現在身處外地,無論是人力、還是財力都不方便,我想就算住院也要回到紐約再說。

  從這些年學佛聞法以來,我深深知道世事無常,一當因果業報現前,那是必須去償還的。償還就償還吧!作為一個佛弟子最幸福的地方,就是我學到了正法,心有所依止。我躺在床上,誠心懺悔自己曾造作過的惡業,至誠念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號,祈求佛陀師爺加持我,能夠減輕我罪業的感報。

  香格瓊哇尊者上師和龍舟仁波切師伯得知我的病情,特別聯繫了一位資深的中醫師來旅館看我。中醫師為我把了脈,同時問了我的症狀,綜合咳血、全身無力、嗜睡、後背痛的徵象,再加上肺、腎二脈的脈象微弱,最後中醫師確診是肺結核病,並且馬上採取了應急的處理方案,要求我帶上口罩,保持房間空氣流通,以防傳染給他人。

  中醫師對我說:「服用雲南白藥只是幫助止血,但對於抑制結核菌是毫無用處的,而且以妳目前的情況也不適合坐飛機,因為空中氣壓的起伏變化怕會引起大量咳血,所以唯一要做的就是快去醫院。」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只好決定第二天去醫院診治。

  當晚,我一直念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號,我相信只有佛法的力量才能扭轉一切。也許是虔誠祈禱的關係,是夜我夢見了偉大的第三世多杰羌佛站在我的面前,身穿金色衣莊嚴無比。我跪地祈求佛陀師爺救我,佛陀師爺慈祥地說會開一副藥給我,吃了就好了。我心中非常歡喜,但就在這時,佛陀師爺突然變成一個衣著破爛像乞丐一樣的人,連鞋、褲都是破的,身體還半躺在地上。我在想無論佛陀師爺化現成什麼樣子,也改變不了偉大佛陀的本質。此念方生,當下佛陀師爺又是身著金衣莊嚴無比的形象了。夢醒之後,我心中依然欣喜,還對身邊的人說夢到第三世多杰羌佛會為我除病。我說完話,又迷迷糊糊的昏睡了。

  隔天上午,尊者上師和龍舟仁波切、高麗華二位師伯來旅館探望我的病情。尊者上師對我說:「不要擔心,我們已經將妳的情況稟報佛陀師父了,佛陀師父會加持的。」

  龍舟仁波切師伯也說:「為了妳的病,我帶了藥方去稟呈佛陀師父,佛陀師父叮囑除了吃藥,還要去醫院檢查。」

  聽到尊者上師和龍舟仁波切師伯的一番話,我是又激動又慚愧,像我這樣一個微不足道的人,哪裡有如此大的福報得蒙佛陀師爺的慈悲加持,以及勞煩尊者上師和二位師伯為我奔走呢?

  由於當時正值農曆大年初一,所有的中藥行都關門,根本就買不到藥,後來還是高師伯找了妙觀師開車來回兩個小時,才在一間熟識的中藥店為我把藥買到。

  我遵照尊者上師的交代,吃過藥之後,就去醫院掛急診。公立醫院的病人非常多,從下午排隊等到晚上都沒有醫生來看診,我整個人感到非常困倦無力。到了晚上十點鐘的時候,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開始強烈的上吐下瀉,雖然向護士要了止吐藥,但仍然吐得很厲害,這並不是肺結核的症狀,我想可能是等了八、九個小時太疲憊的關係。結果,第一天就這樣未診而返。

  第二天醒來,我覺得精神好多了,也有了力氣。為了早點能看上病,就決定到另外一家私立醫院。私立醫院的效率果然高,當醫生得知我的症狀後,馬上安排我驗血、驗尿、驗痰、照X光片。我第一次取痰樣的時候,幾乎咳不出痰來,所以第二次要取痰時,我就拼命咳嗽,本以為吃了一些雲南白藥和三七粉,血應該止住了,但是咳出來的一點點痰中還是帶有血絲。看到血絲,我又有些消沉了。我在心中默默地祈求,我只想求佛陀師爺加持讓我坐飛機時不要大量出血,能順利回到紐約治療就好了。

  照過X光影像後,我靜靜地躺在病床上,等候那張重要的X光片檢查結果。等待的時間感覺過得特別漫長,突然間,陪我同去的諾拉仁波切師叔和我的姑姑衝進了診療室,他們興奮地跑到我的床邊說:「醫生看了妳的X光片,說妳的肺部乾乾淨淨,沒有任何問題。」

  聽到他們講的話,令我好生驚奇!因為我以前得過肺結核,肺部還有鈣化的空洞,肺結核鈣化點是終生攜帶的,在我的X光片上應該很清楚的就能看到我左肺部的鈣化痕跡才對,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是乾乾淨淨的肺葉啊!這除了佛法,又怎麼可能呢?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當我正傻在那裡的時候,醫生進來叫著我的名字說:「妳可以把口罩摘下來了,病號衣服也換下來,出來找我吧!」

  我換好衣服找到醫生,醫生輕鬆帶笑地看著我說:「我們看了妳的片子,妳的肺很乾淨,沒有任何問題的。」

  醫生只給我開了幾天的抗生素,我當時好高興,佛法真是太了不起、太了不起了!剛才要不是我的痰中帶血,醫生肯定以為我是來糊弄他們的。

  我太興奮、太幸福了,蹦蹦跳跳的就往醫院門外跑。剛到門口,正好看到尊者上師以及龍舟仁波切、高師伯一起走過來。

  龍舟仁波切師伯問我:「妳怎麼跑出來了?」

  我回答道:「醫生說我沒事了。」

  見到尊者上師,我趕忙頂禮。尊者上師說:「這一切都要感恩佛陀師爺的加持。」

  隨後我才知道,原來尊者上師和兩位師伯一早又去求見佛陀師爺報告我的情況,是佛陀師爺令尊者上師和兩位師伯專程到醫院來探視我的。我心中無限的感恩,佛陀師爺實在太慈悲了。

  昨天早上,尊者上師和兩位師伯來看我的時候,我躺在床上昏睡不起;今天見到的我,卻是蹦蹦跳跳從急診室跑出來。由於佛法力量的加持,本來該得兩年的病,這下兩天就好了,尊者上師和兩位師伯的到來,正好為這偉大的佛法作了見證。

  後來,我又發現更奇特的事情,原來前兩天的上吐下瀉是藥力的作用。不但如此,我的後背和淋巴腺的地方發出紅疹,痛癢不堪,應該是佛力的加持,藥物將臟腑四大重新作了調整,不但毒素從腸胃排除,而且也從皮膚排毒出來。在排毒的第三天,紅疹漸漸退去時,我拍下了一張照片(見附圖),照片中仍然明顯的可以見到排出毒素的地方,剛好是我患病的左肺和虛弱的腎部,而我健康的右肺是沒有任何的紅疹和痛癢。

  偉大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對我及眾生的慈悲與恩德,宏深似海,難以報答。我唯一能夠報答佛恩的方法,就是以菩提心行去利益一切眾生父母。我祈願所有的眾生父母悉皆長壽吉祥無病,得遇佛法修持,解脫輪迴諸苦!

慚愧佛弟子 李伯琴  


圖中明顯可見發紅疹處剛好是患病的左肺和虛弱的腎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