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法得加持眼障消除 
 

  我是一位吃素、誦經、持咒、念佛多年的佛弟子,每天基本是凌晨三點起床作功課,有七年之餘,從某種角度來講,自己認為也算是比較虔誠的,可是從我多年的學佛歷程來說,都是為了我的家庭幸福、平安,也想將來有個好的去處,以此為目的而來學佛,這當然是很狹隘的行持,所以自我的境界很難提高,只能算是一般性的善人而已,學佛受用收效甚微。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認識了何師姐、戴師姐以及譚師姐,初次的印象感覺非常好。例如譚師姐,她能奉獻一套市內住房,來供給大家共修聞法,相比之下自己是多麼地渺小。儘管如此,由於我的所知障,當初還是持有懷疑的態度。戴師姐很有耐心,一直在努力的接引我,先後給我看了《多杰羌佛第三世》的寶書,聞了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又看了《我不願墮地獄》,我才認識到真正的學佛不是像我這樣只是誦誦經、持持咒、念念佛,而是要聞真正的如來正法,真正的修行,要發菩提心,去利益眾生。以前由於知見不正,屬於盲修瞎煉,因此很難有大的受用。

  至高無上的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接收眾生供養,發願力承擔眾生的一切造業罪過,所種的一切善業功德全給眾生,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偉大,實非筆墨所能言盡。我聽了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法音後,覺得自己真的是太幸運了,終於聞到了如來正法,這才是真正的法音,是一盞直指成就解脫道路的明燈。在法音裏,佛陀師爺再三強調無常心、出離心、菩提心的重要,告誡要正知見、嚴戒律、真修行,然後依行入法,修法生力起用,以求得真正解脫了生死。

  我的丈夫也信佛,與我一起同修,我的家裏還設了佛堂,每天我們像交接班似的,我誦好經,做完功課,他接著進去修持。丈夫由於眼睛不好,為了消除業障,他很努力的念《地藏經》,已發願誦了五百多部《地藏經》。他在2009年12月與我一起去了香港,當時他去香港的目的是想求得加持,最好能立竿見影。但是回來後,沒有預盼的效果,他嘴上儘管不說,可我能感覺到他有些失望。

  後來,我對丈夫說:「我們都是信佛的佛弟子,又是同修,我們要明信因果,了徹因果,這是業障現前,也許前世你我是共犯,你是主犯,而我是次犯,所以今世我們成為夫妻,你要受視力模糊的果報,而我要受擔憂、勞累的果報,最好的加持就是多聽法音,開啟智慧,真心懺悔,努力修行。」

  也許是同修的原因,所以他樂意接受我心中真誠的話語。不久,他所企盼的加持,果然在一次聞法時受到了佛陀師爺說法的啟示。

  在佛陀師爺的法音裏,有一位仁波且請示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她的一個弟子有眼病視力不好,是否有什麼法能夠治療眼病?佛陀師爺說可以念《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或《佛說除眼障經》,但最高最好的法就是《解脫大手印》,關鍵經文是一個部分,而最重要的是必須結合自己的行持,如果行持不端正、心地不善良,眼睛是不會受到加持的,不過還是要配合醫療,不能等著加持,可以去看醫生或者動手術,也許佛法的加持一來,眼睛慢慢就好起來了。這段說法啟發了我的丈夫。

  丈夫的眼病是比較麻煩的,在他三十幾歲時因視網膜脫落動手術失敗,導致一隻眼睛已經失明了,而另一隻眼睛在五十歲那年又視網膜脫落,當時他已經真心皈依佛門了,每天勤誦《地藏經》總算維持一般的生活,可是近幾年又患上了白內障,去了幾家醫院,都回絕了他,說動手術風險高,等到實在沒有辦法的時候再來搏一下。就在我們聽了這段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法音後,我就陪他又去了醫院。醫生一檢查,說他的視網膜非常好,可以開刀,但是醫生也說了手術的難度還是很高的。

  到了動手術那天,卻出奇的順利,只用了十幾分鐘就結束了手術。

  醫生興奮地對他說:「手術很成功。」
 
  手術後當天,他就能看清東西了,說起來我丈夫真是可憐,我們家喬遷快五年了,他卻從未看清楚家裏的佈置。

  那天,他打開眼罩後,驚喜地說:「原來我們家的佛堂這麼莊嚴啊!地磚也是這麼地好看。」

  他露出了許久不見的燦爛笑容,重見天日的喜悅全寫在臉上。

  他非常感恩第三世多杰羌佛以及十方諸佛菩薩的加持,感恩香格瓊哇尊者第四世多扎信雄仁波切和多杰覺拔格西第二世龍舟仁波切兩位尊者上師。現在他很精進,每天恭誦《解脫大手印》(在手術前他看不清法本,因而無法修學)。

  他說:「我一定要努力修行、修法,盡自己的能力去利益眾生,大家一起走上解脫之道。」

  對我來講,我真的是很慚愧,總覺自己付出的實在太少了。自從我皈依修學如來正法,我的受用太大了,心裏常常是法喜充滿,覺得自己很有福報,能有法緣聞受當今真正佛陀說法的法音,能遇見這麼好的上師,相信只要依教奉行佛陀法教,學到真佛法,自己努力修行,一定能了生脫死。我已成立了聞法點,我們現在要做的事就是發菩提心,幫助更多的眾生來聞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之法音,接引他們來修學如來正法,共受法樂,同得離苦。   


佛弟子  徐培芳 合十感恩
2011年1月2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