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法感悟與學習受用
 

  今天,我要將聞受第三世多杰羌佛之開示法音的受益和感悟,以及參加洛杉磯佛學院所舉辦的法音學習班的收穫和體會,來與大家分享。

  首先,我要感恩佛陀師爺的說法讓我重生,感恩十方諸佛菩薩的加持,感恩尊者上師給我傳授皈依,感恩父母給了我生命,感謝烏老師和徐偉師姐的接引,感謝譚琳、王美珍、王磊師姐給我提供了聞聽正法的壇場。

  沒學佛前,我誤以為佛教是迷信,是統治者利用它來鞏固自己的政權,這就是我從小受到的教育,學佛後才知道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我的生活就像佛陀師爺在《無常》法音中開示的那樣,生活在一個顛倒黑白、煩惱無常的醉夢中。我像一具行屍走肉,整天在醉夢中造作惡業,造最多的惡業就是殺生。為了滿足自己和家人的口欲,餐桌上每天都要吃活殺的,可我的家庭生活卻是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我怨命運對我不公,好想逃避出國,但我又沒這個因緣福報,自殺過沒死掉,最後只能好死不如賴活著。好不容易熬到兒子要大學畢業了,兒子卻見到地獄眾生的可怕景象,而且他們還在追殺他。兒子恐懼無助地抱著我,大叫:「媽媽救救我!」我能拿什麼救他呢?我頓感晴天霹靂、五雷轟頂、不知所措,真是生不能,死更不能,那段日子煎熬得我多絕望啊!

  2006年,由於兒子的因緣,我接觸到了佛法。我感到只有佛法才能救我,所以我死命地抓住學佛的機會。我開始棄惡從善,從不殺生到放生,從吃葷會流淚改成吃素。因為我想擺脫六道輪迴之苦,但又不知道用什麼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為此我跑過好多寺廟想找個師父。

  初一、十五的寺廟裏,人山人海,有燒香的、有燒紙錢的、有算命的、有排隊磕頭的、有演說的、有發佛書像發傳單似的,真是五花八門、擁擠不堪,但這些地方都沒有真正的佛法。還有自認為找到門的人告訴我:「末法時期其他法門都不行,唯有念佛法門最簡捷、最方便,才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現在,我知道有這種認為是不正確的。佛陀師爺在《解脫大手印》一百二十八條邪惡知見和錯誤知見中明確指出「認唯有唸佛往升淨土」,這是一種錯誤知見。

  我想只要看過中國大陸拍的電視連續劇《紅樓夢》的人都知道,有個飾演林黛玉的演員,叫陳曉旭。後來,她從商皈依佛門,並且剃度出家,出家前把自己的兩億財產分作三份:一份交給家人,一份供養給佛教,一份用於慈善事業。結果,沒過幾個月,她就因癌症而命歸黃泉,被無常拖走了。這件事讓我太震驚了,從此我什麼地方也不跑了,我就跪在佛菩薩面前祈求:「佛菩薩請救救我啊!我不要再走輪迴之路了,我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要成佛成菩薩,將來也去救眾生。」我的祈求竟然成真了,佛菩薩真的滿了我這個願!

  2009年的春天,我的大福報來了。由於徐偉師姐的接引,我終於找到了真正的佛法,聞到了正法的開示。佛陀師爺的覺量、慈悲、智慧,在這個世界上無人可比,我慶幸這條路找對了。如果今生沒找對路,死後隨業流轉輪迴六道,那可是真正無止境的苦啊!

  佛陀師爺在《你想過你死後的事嗎?》法音中告誡我們:人是要死的,這一關必須過,如果要想不死,必須符合如來正法的修持,否則必須要死。死了,了脫了嗎?沒有。人死了,你還是你,只是沒有親人、朋友,只有孤獨、恐慌、饑餓、寒冷交迫,最後還要接受閻王的審判。因為閻王是陰曹地府的大菩薩,是執行因果最高、最公正的審判官。這不是佛陀嚇唬我們,更不是迷信,而是真實不虛的。

  我的弟弟於去年二月往生,在他走之前,我去醫院陪過好幾夜。有一天半夜,他對我說:「這裏是屠殺場,馬上就要輪到殺我了,我們快逃離這兒吧!」後來又說,床底下火燒得他吃不消,快離開這裏。臨死前幾天,他又說,看到白無常來抓他了。《地藏菩薩本願經》第一品中講到有一位婆羅門女為了救母親,去到地獄,見到地獄眾生慘不忍睹,不敢久視。就問鬼王:「我怎麼會來到這裏?」鬼王答曰:「若非威神,即須業力,非此二事,終不能到。」我弟弟和兒子都見到了地獄的慘狀,他們都是業力所致,而我以前過得生不如死的日子也是業力所致,這都是因果報應啊!

  佛陀師爺在《你只聽了無常,並未實修》法音中提到的聖欽老和尚,走得多麼瀟灑,坐化生死自由,來去任運無礙。法音中開示解脫成就的方式,粗分有四種:與天同壽、化虹身成就、坐化生死自由和往生西方極樂淨土。末法時期,剛強眾生難調難伏,有多少人肯信佛,就是信了佛也難聞到正法。要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都難於上青天,其他的成就法更是無從所求了。

  我學佛是為求出離輪迴而來,為求了生脫死而來。佛陀師爺在法音開示中為我們指明了方向,就是要依師成就。法音中反覆告誡我們,要成就首先必須擇師,選擇一位真正符合教規的金剛上師,高資等級或具大德行持的法師,而且必須是持有聖法不落入《解脫大手印》中一百二十八條邪惡、錯誤知見的上師,以作為自己的依怙。擇對明師後,就要尊師、重師,這是釋迦佛陀制定的戒律,要聽上師的話,修好行、學好法,真心誠意、三業相應。

  社會上信佛皈依的人很多,但真正明白皈依的人有多少?最後能得到成就的又有幾個?不是真皈依,不能得解脫。如果學佛修行是假皈依騙自己到頭來還是悲慘而死、墮落輪迴,那不是枉費了人生,白忙空活了一場嗎?皈依是身、口、意三業皈向依靠佛陀,依靠三寶。這輩子我們有這麼大的因緣福報,能親耳聞聽佛陀師爺的正法,能修學佛陀師爺親傳的佛法《解脫大手印》,這一輩子人生值了,我們可要好生學佛、抓緊跟定,爭取早日成就啊!

  沒學佛前,我總怨命運對自己不公,活著像受罪,還不如死了,死掉就可一了百了,其實死了並沒有了結。聞受佛陀師爺的法音開示和恭誦《解脫大手印》至高無上的法寶,我才真正明白了生命的價值。我感恩父母給了我生命,更感恩佛陀師爺讓我明白了生命的真諦。我要珍惜生命、把握機會,因為它是短暫有限、是無常迅速的。

  修《解脫大手印》七共加行,深思「人身難得、死亡無常、輪迴痛苦、因果必報」,如今「正法現前」,一定要「斷我修持、自救救他」。很慚愧的是,我在接引眾生方面做得很差。佛陀師爺在《多聽這盤法音發起真心來》中開示:是不是每天晝夜恆時都想到要引進人來聞法?如果連自己的親人都不去接引,那就是發假菩提心。沒有佈菩提種子,所以就沒有菩提功德。我連自己的親人和信佛的朋友都沒有能力引進,還讓他們反過來說:「你有本事就把自己的兒子弄好(兒子是有證精神殘疾)。」我知道這是因果,只怪自己學得太差,還無法說服他們。我皈依已有一年多,真的很對不起二位尊者上師,我太差勁了,太讓上師失望了。

  兩位尊者上師真的好慈悲,一年幾次不辭辛苦來香港教我們修行,為我們傳法,還以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法音為課程內容,開設法音學習班,訓練我們對法音深入理解,我們實在太幸運了。

  雖然我還不是聞法上師,但還是硬逼著自己報名參加第二期法音學習班,坐上講臺,與同學們參學。雖然我也有顧慮,也怕上臺,但一想到我已學佛了,學的是如來正法,我有什麼可怕的呢?怕難為情嗎?怕,就是我執,我不怕!我是為利益眾生而坐到這個講臺上來,是為了讓自己覺悟明白得快一點而來參加法音學習,我們要了生脫死,要成就解脫,將來還要挑起如來荷擔,有什麼可怕的呢?

  我參加法音學習後,最大的體會就是坐在下面聽別人說和坐在上面自己來講是完全不一樣的,是一種天翻地覆的感受。首先,聞法的態度就不一樣了,之前聞法常會昏沉,但為了準備上臺講,就必須反反覆覆認真地恭聽法音並作好筆記,然後就要想怎麼樣將所聽聞的法音受用以自己的心路歷程來表述,跟大家分享。最讓我感動,也是讓我感到收穫最大的,就是兩位尊者上師對每位發言弟子的勉勵與指正。上師的莊嚴、慈悲、真誠、風趣和對經、律、論的博通,讓弟子們即時感到親切、輕鬆、愉悅,又讓我們明白了法義,同時更讓我堅定了依師成就的決心。

  通過這次法音學習班,我一定不會讓學佛修行成為一句空話,會像尊者上師勉勵我們的那樣,通過不斷地聞、思、修、證,努力取得今生成就,利益眾生。

慚愧佛弟子  吳慕丹
2010年11月19日於香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