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眼淚
 

  一顆會叫醒人的眼淚,而且是來自於小動物的,不是人的眼淚。

  家裡向來不養寵物,因為處理動物排泄物是個問題。但是,姐姐兩個女兒跟著同學養起了小寵物,就在這種拗不過小孩盛情的要求下,三年前家中來了新成員——蒼鼠小黑,因其背上有三條黑線而取名。

  小黑活潑好動,有一天猝死,家人措手不及,不解怎麼昨天還好端端的,今天就死亡?小孩放學回家後,無法接受事實,放聲大哭,說要再養隻小黑,果然又養了第二隻。不同的是,這隻小黑更有靈性,叫牠名字都有反應,而且個性沉穩像個紳士,後來牠一直睡覺,肚子不明原因脹大,最後拖病死亡,活了一年多。數月前,家裡又來了一對鼠兄弟,取名「平平、安安」。由於剛送走第二隻小黑不久,重覆看著蒼鼠生命的短暫無常,所以就跟小朋友表明不要再養了。

  我生於佛教家庭,家人認為今生能逢遇的生命必定與我們有緣,因此對每隻蒼鼠都當作親人般照顧,牠們死亡後還為之誦經、掩埋入土為安。2010年5月底,安安先走一步,過一個月後平平也走了。平平死亡那天正好是週四共修日,我匆忙出門想等共修後再回來埋葬牠。
 
  我家附近是愛河帶狀公園,晚上九點多視線不清,要找個鬆軟的小土丘不容易,找了幾處開挖都不順利,弄得我心急惱火,跑回磚瓦窯旁的空地,本想偷偷將平平棄屍草叢間,但又想到回家後會被問東問西心虛撒謊也不是辦法,於是有點不情願地拿起鏟鍬,刨了一層薄土就要掩埋……下埋前,我習慣都會看鼠一眼與牠送別,誰知這一看不得了,蒼鼠那顆閉合的眼,突然睜開還含著一顆斗大的眼淚。啊!蒼鼠哭了,瞬間我心頭一震,為自己方才的煩躁感到羞愧。

  我趕快把土挖深一點,還默默告訴牠:「乖乖,我會幫你處理好,你放心!」

  我感到愧疚的是,挖土對我來說只是舉手之勞,但對小生命而言,那是很大的安慰,而我卻吝嗇付出。因為這隻蒼鼠是家裡所養的最後一隻鼠,所以我很珍惜這段因緣,每天早晚巡視關心牠,跟牠說話,而牠一聽到我的聲音就會馬上跑過來,讓我抱牠、親祂。但是,此時此刻牠走了,我不想因牠的死而流下悲淚,只希望牠能早日脫離畜生道,往生極樂。

  我淡然告訴自己:「哎呀!不過是一隻鼠死了嘛!不要在意。」

  我在內心不知不覺對平平輕蔑無情起來,忘卻了眾生平等,加上找不到適合埋葬牠的地點而生起無明火,我的悲心已悄然不見了,是平平這顆眼淚及時把我喚醒,我好慚愧啊!

  隔日清晨四點多醒來,平平的眼淚還清晰映在我的眼簾。

  我想起釋迦世尊說過:「三界六道有情都是我們多生累劫的親人。」更深層的說,含靈蠢動,皆有佛性,一切眾生與我一體,真如平等。其實,動物的感知能力不下於人,但人類對牠們了解太少。大部份人只要看到魚蝦蟹、雞鴨鵝、牛羊豬就想到美味佳餚,把食物與動物劃上等號,從未想過要去感知生物的靈性,三界六道的有情都是我們無始劫以來的親眷,而今失去慈悲心的人們,卻只想取牠們的性命以飽足口慾。如果是見到討厭的蟑螂、螞蟻、蚊蚋就格殺毋論,老鼠的下場也很悽慘,不是被丟棄到垃圾桶,就是活活被燒死、毒死、打死、淹死,狗兒命運也有不同,有些寵物狗幸運得到人的照顧,但也要看飼主的心情,當主人不高興或者經濟拮据時,照樣被棄養而流落街頭,落得被捕安樂死。愛之則食之,恨之則殺之,人類真是可悲可恥啊!

  總之,一切以人為主的世界,動物是排在最後的,但是人們可曾想過,若有一天畜轉人、人轉畜,角色互換,自身淪落畜生道,那種痛苦滋味恐怕也是很難承受吧!

  「也許路邊一個乞丐就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我對這句話感受很深刻。當我們為處境堪憐的眾生流下悲淚,這是惻隱之心被喚起,通常這也是菩薩化現渡人的方式。生活上,我們對待人事物難免會起好惡念頭,其實這是我執對境起分別妄想,如果有一天憎惡的人突然離世,恐怕也會難過流下後悔的眼淚,不再計較了。生命總是無常,經不起開玩笑,善惡兩端就是輪迴的漩渦,執持的心把我們滯留在凡夫的境界無法超越。不要忘記,生活是佛法的實顯,常於細微處迴光返照,真心懺悟前非徹底改過,這樣生活才有意義。

  一顆蒼鼠的眼淚不過百分之幾毫升而已,卻給身為人類的我上了寶貴的一課。讓我們共同用心感知生靈的無助痛苦,生起同體大悲心懷愛眾生,這樣才是真正不愧身為萬物之靈的學佛修行人啊!

佛弟子  心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