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丸威力顯神奇
 

  今天是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我從去年到現在經歷了許多事,讓我深切體會到無常,也深刻感受到佛法的偉大,我要在這裡講述,跟大家一起分享。
 
  去年的九月,我特別從香港回加拿大看望生病的母親。我從爸爸的口中,得知媽媽患了初步老人癡呆症,由於跌倒而大腿骨碎了,剛動完手術慢慢學走路,同時她也患了厭食症和憂鬱症,體重輕到不能再輕。他們都已八十多歲了,年紀那麼大,怎麼辦?由於我在香港的工作很忙,無法時常回去,我已擔心他們很久,終於能回家見他們了。

  回到加拿大,出了機場,我一路上歸心似箭。一到家進入屋內,第一眼就看見媽媽,也不知怎的?我立刻如傻子般呆住了。我半年沒見到她,她似乎蒼老了十多歲,滿頭白髮,病魔真能把人折磨,我看她這個樣子心痛得很,但我仍忍著淚水叫媽媽。令我更心痛的是,她好像不太認識我,當我是陌生人,我很著急,只有假裝沒事一樣不斷跟她說話,就這樣度過一個漫長的夜晚。

  第二天從早到晚,媽媽都躺在椅子上,軟弱無力,整天不出聲,什麼地方都不去,不願意走動,也不吃東西。我看了不但心酸,更加擔憂,我寧願這一切都由我來受,我實在不忍見到年邁父母受痛苦。

  吃過晚飯後,我取出帶回的菩提聖水、菩提金剛丸以及勝義修煉的打靶不窮丸放在桌上,我認真而誠懇地向爸媽說:「請看在我一片孝心,我在佛壇為你們請了菩提聖水和聖丸,真心希望你們相信我,相信佛菩薩,吃了一定讓你們身體健康。」

  由於我全家是信仰基督教,爸爸平日非常反對佛教,所以我跟他們說話前,一直祈求佛菩薩加持他們。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他們聽完我的話,竟然什麼也沒多說,只見爸爸隨即倒來一杯水,倆人立刻把所有的聖物服用下去。我心裡萬分感恩佛菩薩,接著我簡單向他們解說聖水和聖丸的由來,在感激歡欣中度過了第二個晚上。

  第三天早上起來,我陪媽媽去看醫生,見到媽媽精神好了很多。看完醫生後,奇蹟出現了!媽媽居然要我陪她到藥房,原來她要我幫她挑選一支合適的拐杖。她對我說,她要靠拐杖幫助自己走路,不能再懶惰了。為了走路需要體力,所以她決定開始要多吃些,以增強體力。我當時聽到她說這些話,真是開心得不得了。往後幾天,我真的看到她努力學走路,也如常吃東西,心情變得開朗了。

  我留在加拿大只有一星期,每天看到媽媽一天比一天好起來,當我要離開加拿大那天,媽媽已迅速恢復像以前一樣,走路不需要拐杖。我知道這一切都是聖物帶來的力量,除了偉大的佛法外,還有什麼呢?

  今年的二月二十一日(農曆年初八),我在廣州用午飯時,忽然接到男朋友從香港打來電話說,他爸爸已證實了是腦癌末期,可能只有三至六個月的存活。我聽完後,愣了片刻。其實在兩星期前,他爸爸曾動了大手術,醫生還說已把腦腫瘤成功切除,為什麼兩星期後又傳來這個壞消息呢?

  同一時間,他媽媽因受不住這突來的變化,以致每晚都不能睡,需要看精神科吃藥入眠,就這樣眼看一個和睦的家庭,瞬間變成了低落的病魔戰場。由於我男朋友在家中是獨子,所以他不能外出工作,只能每天待在家裡照顧父母。這件事對我的情緒雖有切身影響,但學佛後的我,明白人生無常,知道眾生逃脫不了生老病死苦,因此我學懂了看開,也比較容易放下。

  男朋友的爸爸在離開醫院回家療養期間,心情一直悶悶不樂,每天都說很痛苦,嘴裡不停講些「等死」的消極話,令人聽了心酸。當時我只覺得無奈,雖然我已學佛,知道生離死別乃人生必經過程,但說來容易,一旦真正面對時,卻又不知所措!

  我男朋友的父母性格獨特,一向是無神論。雖然如此,但我還是把菩提聖水和打靶不窮丸請給男朋友,希望他能令兩位老人家服下,幫助他們度過痛苦。我事先對男朋友說,這是以佛法修製的聖物加持力很大,要想得到效果,在佛法上稱為「相應」,簡單地說就是要相信佛菩薩,不相信便沒有力量了。

  當晚,我不斷做功課迴向,祈求佛菩薩加持他們能吃下聖物,無病無苦,吉祥安樂。

  過了幾天,男朋友打電話告訴我,那天晚上他只對爸媽說:「這是阿雪在佛堂為你們求的,你們要吃下它嗎?」他說,當晚很奇怪,兩位老人家什麼話都沒說,便各自拿水把聖物吞下去了;之後過一、兩天,爸爸跟他說,應該是吃了阿雪的東西,感覺好很多,也沒有之前那麼痛苦了。

  我聽完男朋友的敘述,立刻跪在佛壇前誠心感恩,感恩佛菩薩的加持!

  雖然他爸爸的癌細胞仍在擴散,但從證實癌末到現在已超過九個月了。直到現在,他還是每天很平靜地繼續活著,我一直為他祈福,我從他的事例中再次體會到佛法的偉大!

  從今年三月到十月的這段日子裡,其實我自己的身體也出現了一些狀況。情況最差的時候,本來還以為是舊患復發,後來又認為可能是坐骨神經或是腰傷之類,總括來講就是有一個痛症,在腰間與骨盆中間很深層的位置,從外表既看不出有腫,也沒有瘀,什麼都看不到,也摸不到。

  當初我可能因擔憂男朋友的家人,而忽略了自己身體的嚴重性,同時也一直以為是舊患影響或過度疲勞等,找個醫生看看,應該就會沒事了。誰知看了醫生也沒用,我不斷的又尋找西醫、中醫、跌打、針灸、自然療法等,試圖解決痛症,可是看了很多醫生連病因都查不出來,後來照了X光片只知道頸和腰有點問題,也不知到底與痛症有關還是無關。

  我的身體狀況最差是在四、五月間,病情到了不能坐太久、站太久,不能走太久,連睡覺最多也只能三、四十分鐘,每個晚上都不能睡好,就算真的睡著了也會痛醒,真是折磨人。

  有一陣子,我很灰心、很沮喪。我心想:「如果是因果業力成熟來找我,我要逃也逃不掉啊!」但靜下心來又自問:「我學佛為什麼會學成這樣,這是不可能的,我該怎麼辦呢?」

  我相信每個人在困難或生病時,都一定會想起家人,我的家人都在外國,只有我一個人在香港生活,現在還要常常到內地工作,那種漂泊異鄉的感覺,更加深了我內心的孤獨。由於生病,躺在床上想到這些,讓我真有心力交瘁的感覺。

  由於我的父母年紀都大了,我不想他們為我擔憂,所以他們從加拿大打電話給我時,我並沒有將自己的病況告訴他們,何況媽媽身體剛復原,我怎能再讓他們為我牽掛呢?有一天,我在廣州,早上起床時,全身無力而且腰部痛得要命,我聽到電話聲知道是他們的來電,我咬緊牙忍痛地爬著去拿電話,我用最開心的聲音跟他們講話,通完話掛上電話後,自己再也忍不住,大聲哭了起來,哭得久久停不下來……

  身上的痛症醫了好幾個月一直好不了,也不能上班,心裡很焦急,經濟又非常困難,還要不停的看醫生,而且一連好幾個月都沒有收入,真不知生活要怎麼過下去?在孤單無助抑鬱下,我的情緒開始崩潰了。

  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人生無常的道理,我自問:「我學佛是為了什麼?難道不是要從此岸到彼岸解脫輪迴嗎?」

  我一下子覺醒過來,我對自己講,要用輕鬆的態度去面對眼前的一切,心情一定要開朗,這些都是考驗,為什麼要被病魔佔盡上風呢?眼前不是有很多事要做嗎?我報了名六月份要去美國,參加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的放生法會,機票早已定好了,這是決定要去的,回來後七月份還要參加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在香港舉行的交流提高學習研討會以及申請聞法上師,也要在研討會上發心做義工,這是我的心願。

  在啟程去美國的前三星期,任何醫生都要求我取消行程,他們擔心我坐了十幾個小時飛機後,從此不能再走路,希望我再作考慮。但我向所有的人說:「一個這麼有意義的放生法會,我怎能錯過呢?」

  我一心祈求佛菩薩能幫助我,能加持我願望成真,一切以佛事為第一!結果,我真的去了美國,不但參與了基金會放生法會和會員聯誼攤位義賣,更在飛機上全程恭看《入法門論》佛書為我的聞法上師考試作準備。奇蹟的是,我的行動在整個旅途中並未出現大問題,除了上車、下車需要師姐幫忙攙扶之外,各方面都順利得不能相信,真不知如何形容我的體會!

  由於不能工作,因此有機會好好回想自己的過去,不禁令我感到萬分慚愧。我之前並沒有真正發心修行,也不夠努力做功課,所以時有不順或障礙、困難等發生在我身上。就是因為我病倒,使我有更深的領會,加上有很多時間可以做功課、修持、自我反省,改正自己的錯誤,也有時間可以接引朋友,帶朋友到佛堂聞法,還可以有時間留在廣州聞法點,服務初入佛門的師兄、師姐,用自己有限的佛法知見幫助他們,這真是因禍得福,而且我也從中學到很多,了解到自己的不足,讓我發心要更精進學佛修行。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我在七月份如願的獲得了聞法上師資格。就在交流提高學習研討會的最後一天,仁波切給了全場每個人一粒喀卓安得丸,這是以五大佛母觀世音菩薩為主尊、以拙火為緣起所修出來的聖丸。我誠心祈求後,當下服用了聖丸,誰知當晚竟然發生了一件相當出人意料的事!

  那天晚上,從深夜兩點開始至凌晨五點左右,我沒有睡覺,我整夜不停嘔吐、滿身冷汗、全身顫抖,精神迷迷糊糊,而且不能站起,非常辛苦。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令我無比驚恐與無助,當時我以為自己是食物中毒了。由於我的全身麻痺,又在昏迷中,本來打算找到手機後,要報警叫救護車送我去醫院,但實在是虛脫無力,所以我只能一直躺在洗手間等待回復元氣。

  如此過了一陣子,奇特的現象出現了,我突然變得非常非常清醒,視野清晰,就像睡眠充足一覺醒來一樣,全身都很輕快、很輕鬆。我可以馬上站起來,沒有一絲倦意,這是很不可思議的事,因為在正常情況下,整夜沒睡還嘔吐幾小時,應該是疲倦困乏得不得了才是。我隨即想起這不是食物中毒而是除業障,一定是吃了喀卓安得丸把我身上的業障消除了!我感覺到我身體上的痛楚已經完全消失了,這是多麼神奇的事啊!我感恩的立刻走到佛壇前頂禮,淚水早已流滿面頰,也不知是哭還是笑,我只能讚嘆佛法的偉大,佛法真的好偉大啊!

  從此以後,我的身體就慢慢好起來,現在我還在康復中,一切情況令人滿意。此外,還有一件令我感到奇妙的事也發生在我身上,那就是在兩個月前,我接一筆生意竟讓我賺回了半年來沒有工作的損失。我只能這麼說:「佛法是真實不虛的,真心學佛修行必獲受用,必然福慧增長!」

  現在我已明白了,我要以真誠純淨的身、口、意皈依佛陀,要發大悲菩提心利益眾生,接引我的親人、朋友聞法,依教奉行,三業相應,那麼我要了生脫死、成就解脫就更近一步了。

  以上是我以慚愧之心講述自己的真實經歷,與大家分享。希望每個人都能理解無常的法義,生起無常的覺醒,修學至高無上的《解脫大手印》佛法,今生得大成就、大解脫,這才是我們要獲得的,也是最重要的。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釋迦牟尼佛!                                   

妙雪(李鎂雪)於香港福慧行
2010年11月23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