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戒二十攝頌》釋(五)

多扎信雄仁波切 釋義

  於他延請不受許。

  如果有任何菩薩行者,安住於菩薩淨戒律儀,當在家或出家的信眾道友為了奉施供養飲食、衣服等各種資生物品,而來延請往其餘的僧寺,或到個人的居家。若菩薩由於驕傲輕慢,以嫌恨、恚惱之心,不前往他的處所,不接受他的迎請,即為犯戒,是有染違犯。

  如果菩薩因為懶惰、懈怠、忘念、無記等心,而不到他的處所,不受他的邀請,是非染違犯。

  本句頌文所攝之義,謂對他人布施因緣所作的障礙之一——不受延請。(第五違犯)

  此戒的開緣有四:

  一、就自身來說:身有疾病;或身無氣力;或心神狂亂;或已先接受其他人的邀請。

  二、就道路來說:處所很遙遠,不容易前往;或所經過的道途有怨敵、毒蛇等怖畏。

  三、就施主來說:知彼施主懷有損惱之意,詐語而來延請。

  四、就隨宜來說:以不往赴等的方便調伏對方,令他出離惡法,安立善法;或為護持所修的善法,不令暫時荒廢;或為聞受以前未聽過的法義;或為令所聽聞的法義不退失;或為令聽過的研討辯論之法義不退失;或為防止其他多人起嫌恨心;或為維護僧團制度,如覆缽羯磨等。

  在上述的情況下,雖然不應邀往赴,也無違越本戒,不犯惡作罪。

  他施資具拒不受。

  如果有任何菩薩行者,安住於菩薩淨戒律儀,當施主持以各種的金、銀、摩尼、真珠、琉璃等珍寶,以及眾多的上妙財物供品,殷勤誠意地奉施供養。若菩薩以嫌恨心,或恚惱心,違抗拒絕而不接受,因為捨棄饒益有情的緣故,得惡作罪,是有染違犯。

  如果菩薩由於懶惰、懈怠、妄念、無記之心,而拒絕不接受,是非染違犯。

  本句頌文所攝之義,謂對他人布施因緣所作的障礙之二——不受資具。(第六違犯)

  此戒的開緣有三:

  一、就自身來說:心神狂亂;或知道接受供養後,自心會生起愛染貪著。

  二、就施主來說:知道布施以後,他一定會後悔;或知道他對於布施不太明確;或知道他隨捨一切,若隨而接受,一定會貧窮匱乏。

  三、就施物來說;知道所施物是僧眾或佛塔的財物;或知道所施物是非法搶劫偷盜而得來,若接受會引生很多過患:或被殺害,或被拘縛,或被刑罰,或被罷黜,或被嫌惡,或被斥責,或將受到剜眼等損害。

  在以上的情況下,雖然拒絕不接受,也無違犯。

  於來求法不施與。

  如果有任何菩薩行者,安住於菩薩淨戒律儀,當他人前來求法時,因為懷有嫌恨心,或恚惱心,嫉妒反常,而不布施法,即為犯戒,是有染違犯。

  如果菩薩由於懶惰、懈怠、忘念、無記之心,而不布施法,是非染違犯。

  本句頌文所攝之義,謂對法施之障礙。(第七違犯)

  此戒的開緣有三:

  一、就自身來說:身患重病;或心神狂亂;或對法不甚通達。

  二、就隨宜來說:以不施法等的方便調伏對方,令彼出離惡法,安立善法。

  三、就所化來說:外道等為伺機尋求過失短處而來;或求法者心不恭敬,語不誠信,身現惡威儀而來聽受;或求法者根性愚鈍,聽聞廣大教法,難以受持,深生怖畏,不能信解,反生邪見,雖善加譬喻開示,亦不能接受,反增長邪執;或知道法傳彼人,將轉而傳佈非法器之人。

  在上述的情況下,雖然不布施法,也不違犯本戒。

  上來所說的,是違犯布施的七種惡作罪。其中,第二違犯是不應作而作之,其餘的六種違犯,是所應作而不作。為了遮止對行持布施作障礙,故制為學處。現將障布施之違犯,列表如下:

 正障財施(第一違犯):不以三門供三寶。
 障慳貪治(第二違犯):心於大欲而隨轉。
  對勝境(第三違犯):於諸耆德不恭敬。
 障無畏施 
障布施 對恒境(第四違犯):他來語問不答覆。
  不受延請(第五違犯):於他延請不受許。
 障他施緣 
  不受資具(第六違犯):他施資具拒不受。
 障於法施(第七違犯):於來求法不施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