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明宗因喻三支作法略解(十)

  (八)同分異無:如立「內聲無常(宗),勤勇無間所發性故(因)」,以電、瓶為同品,以虛空為異品。內聲者,指人語及動物的鳴叫。(外聲指自然界的聲響,如風雨之聲。)此勤勇無間所發性因於同品瓶上有,但於同品電上無,符合「同品定有」的原則,於異品虛空則完全沒有聯繫,又符合「異品遍無」的要求,故為正因,如圖九。

  (九)同分異分:如立「聲為常(宗),無質礙故(因)」,以虛空、極微為同品,以瓶、樂為異品。無質礙者,指觸摸起來沒有受阻礙的感覺,即為人的感官所不及者。極微者,是物質世界的基本組成單元。樂者,身心適悅之覺受。此無質礙因於宗同品虛空上有,於極微上無;從異品來看,瓶是有質礙,而樂卻無質礙。此因兼通同異二品,故為不定因,如圖十。

  綜觀九句因,可略分為二:一是正因,即第二句和第八句所說的情況;一是似因,即其餘七句所說的情況,此又分兩類:即不定因(第一、三、五、七、九句)和相違因(第四、六句)。

  九句因研究了因對同品、異品正反兩方面的關係,得出一個結論:凡作為一個正因,必須能滿足「同品定有」和「異品遍無」的要求。正如《理門論》所說的:「唯有二種名因,謂於同品一切遍有、異品遍無,及於同品通有非有、異品遍無。」

  由於因在同品可以「一切遍有」(如第二句同品有),也可以「通有非有」(如第八句同品有非有),所以後來發展為因三相中的「同品定有性」說,「定有」是說明能立因法在宗同品上或完全有或部分有;也由於因在異品都是絕對非有(如第二、八句異品非有),所以後來在因三相中便作出「異品遍無性」的規定,「遍無」是指完全從宗異品中排除任何含有能立因法的可能。以上是正面的結論。

  《理門論》又說:「復唯二種說名相違,能倒立故,謂於異品有及二種,於其同品一切遍無。……所餘五種,因及相違皆不決定,是疑因義。」

  如果因在異品遍有或部分有(有非有),在同品一切遍無,則此因與同品、異品的關係恰好跟前述之正因顛倒過來,這就是與宗相違之因。如果此因通於同品、異品,或與同異二品皆無關涉,不能決定是正因,亦不能決定是相違,則是不定之因(疑因)。「相違因」和「不定因」是九句因從反面總結出來的兩種似因。

  九句因未經申明的前提是因的第一相「遍是宗法性」,其第一相先已得到滿足,然後才來考慮能立因法與所立宗法的關係;如果因與宗法的關係不正,此因即不能擔負起證成宗的職能,因此必須依第二和第八兩句的規定來建立正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