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親有個約定
──母親的四色舍利花.相約佛國淨土再見
 

  我是香格瓊哇尊者第四世多扎信雄仁波切的弟子,在此向有緣看見本文的大眾,講述我母親往生的故事。

  一般人發生親人往生,往往悲痛不已,撕肝裂肺,嚎啕大哭。但是發生在我身上,我的至愛母親葉嫩妹的離去,卻是令人感到法喜充滿,無上殊勝。作為佛弟子的我,心中永遠對第三世多杰羌佛師爺與尊者上師懷著無限的感恩、感激之情。

  赴美參加法會之前    回台照料侍奉母親

  原本計劃六月八日前往美國洛杉磯,參加由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舉辦的放生祈願救災法會,以及舊金山華藏寺舉行的《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恭迎大典。機票也都安排好了,但是我在六月二日接獲台灣兄長的電話,告知母親因為肝硬化,必須住院。因此我馬上安排回台灣一趟,同時把到美國參加法會活動的機票,延至六月十一日赴美,以便能如期趕上十三日的法會。

  當母親躺在病床上看到我時,說:「你不是要去美國嗎?怎麼又跑回來呢?」

  「沒關係,我先回來照顧妳,然後十日回上海,十一日再去美國,時間來得及的。」我請母親不用擔心我,好好休息。

  其實,趕回台灣還有一個最大的目的,就是把我向尊者上師請來的 佛陀師爺修的聖甘露丸,讓我的母親服用。她因為肝硬化,已數日未進食,只感覺到右邊的肚子裡有點疼痛,但精神狀況倒還是很好。

  母親服下聖甘露丸    額頭紅潤疼痛消失

  「媽,這是佛陀師爺的聖甘露丸,妳吃下去,就會覺得很舒服!」

  情況真是如此,我的母親服用之後,我觀察到她額頭從泛黃轉為紅潤,同時表示肚子不痛了,隨後馬上又陷入沈睡當中。我當下也在一旁念著佛號,祈求佛菩薩的加持。

  在台灣整整待了一個星期照顧母親,跟她有說有笑,還幫媽媽洗澡,扶她上廁所。母親還開玩笑的說:「唉啊,你是兒子,不好意思,看見媽媽沒穿褲子!」我笑笑回答:「那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啦,我小時候拉屎拉尿,你還不是一樣照顧我。現在換我照顧媽媽。」

  當時我的心理沒有絲毫準備,母親會在數日後離開人世。因為醫生只說母親肝硬化,身體不會感到疼痛,但會覺得昏沈想睡覺。因此我在那一刻,心裡面還在想,去美國參加法會活動回上海後,一定要馬上再趕回台灣照顧母親……

  母親睡中安詳往生    母子連心越洋感應

  十日趕回上海,十一日與我的同修(我的內人達虹,也是尊者上師的弟子)飛往美國。接下來幾天,除了十三日那一天參加放生法會外,其他時間幾乎都是在基金會恭聞法音,以及前往希爾頓飯店協助「名家藝術暨珍藏文物特展」的現場佈置。
 
  美國時間六月十四日晚間回到下榻的飯店,剛洗完澡之後,看看時間是凌晨快一點鐘了。心想:「已經有二三天沒打電話回家了,不知媽媽情況有沒有好點?」
 
  美西時間十五日凌晨一點(台灣時間十五日下午四點)左右,我撥通大哥的手機,訊號不是很好。大哥在電話中口氣有點語無倫次的說:「媽媽情況不是很好……」我一聽,頓時腦中一片空白,正想說:「情況不好?怎會這樣?」突然訊號斷掉了。

  我趕緊打大哥的電話,但始終一直沒有接通。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後,我試著打二哥的電話,想不到接電話的人卻是大哥。我心裡想,原來大哥、二哥兩人都在一起陪媽媽。

  大哥語氣很哀戚地說:「媽媽剛走!」我吃驚地重複了一遍:「媽媽剛走?」

  大哥把電話轉給了父親,父親在電話中對我說:「子祊,你剛剛二十分鐘前打那通電話回來,就在那時候,你媽走了!你人在美國,不用擔心,這表示你們母子連心,不然也不會那麼巧,你打電話回來的同時間,你媽也走了!你先不用急著趕回來。」

  父親接著說:「你媽走得很安詳,大家都在她身邊,她是在睡夢中走的。你剛才那通電話一打來,你媽的血壓就開始往下降了。」

  我一面聽,一面眼淚直下,我說不出頓然失去母親的那種感覺,一時之間只覺得自己很無助……

  幾分鐘後,我腦海裡浮現虛空中佛菩薩的畫面,我深切地祈求佛菩薩,祈請佛菩薩一定要照顧我的母親呀!同時心裡開始一直念誦心經。雖然美國時間已經凌晨二點,我還是鼓起勇氣打電話給尊者上師的弟子久美降措仁波切,告知我母親剛剛往生的消息。仁波切說,時間太晚了,但答應我一早會儘快將此事稟告尊者上師。

  尊者開示無常道理    祈請佛陀慈悲接見

  第二天一早,我在展覽會場見到尊者上師。我稟告說,母親已於凌晨往生,同時家人也叫我不用急著趕回去。尊者上師指示,如果台灣家裡有兄長可以處理後事,最好等迎請寶書法會結束後再回去。尊者上師同時簡短地向我開示人生無常的道理,勉勵我一定要更努力精進學習佛陀教法。

  我說:「是的,我明白。我個人的意願也是這樣,一定要圓滿這次美國法會活動之行。」

  接著,尊者上師慈悲地說,要請  佛陀師爺超渡母親,吩咐我準備好母親的照片以及往生時間、地點等資料。

  由於尊者上師的請求,下午終於接獲指示, 佛陀師爺慈悲允許要接見我們了。我們一群師兄弟都感到非常興奮,覺得自己太有福報了。

  親見佛陀莊嚴妙相    親聞無上殊勝妙法

  那天,佛陀師爺端坐法台上,法相莊嚴無比。由於緊張,我的血液幾乎凝結住了,只能屏住呼吸,我感覺到整顆心撲通撲通地跳。我完全不敢相信,真的有那麼殊勝的因緣可以見到 佛陀師爺。

  佛陀師爺在法台上,一語不發。在一旁的丹瑪翟芒尊者向我們解釋:「由於世界各地災難不斷,所以  佛陀師父近日來一直在做功課,為眾生祈禱,不便多說話,因此儘可能不要提問,除非 佛陀師父允許。」

  這時,有人舉手,表示要供養上等茶葉給 佛陀師爺,但 佛陀師爺堅決表示不收供養。接著有一位師姐舉手請求 佛陀師爺為四川地震中罹難的死者加持超渡。

  佛陀師爺嘆了一口氣,開示說:「眾生平等,為什麼你們這些人眼中只看見人死去,為什麼你們就沒有看見每天有那麼多人在海裡捕魚、殺魚,每天地球人類都在殺生呢?難道這些都不是眾生嗎?」

  諦聽 佛陀師爺說法之際,頓時我內心感到慚愧無比。

  我只想到求 佛陀師爺超渡我的母親,我實在太自私了!我的內心有聲音對我說:「難道你忘了《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什麼叫修行》開示中,『大悲我母菩提心』修法的第一支,就是『知母:了徹三界六道眾生無始以來於輪迴轉折中皆我父母』嗎?」

  佛陀師爺的開示,真是當頭棒喝!一瞬間,我「好似」真的體悟到什麼叫做真正的慈悲與菩提心,我突然發覺三界六道眾生都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一樣。 佛陀師爺的無量慈悲,真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所仰望而不可及的。

  佛陀師爺開示完,臨離開前又慈悲的囑咐大眾,一定要好好修行。

  當時,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真不知自己是那輩子修來的大福報,今天竟然有機緣親自見到 佛陀師爺!」此情此景,畢生難忘,真是無比幸福!往後一定要好好如實修行,與 佛陀師爺及尊者上師三業相應,才不辜負這百千萬劫難逢的法緣。

  佛陀超渡加持    夜夢母親化光

  回去以後,尊者上師告訴我,母親的資料已呈給  佛陀師爺,  佛陀師爺已慈悲允諾超渡了。                    

  當天夜裡,我在夢境中,看見一排人躺在像殯儀館所使用的銀灰色鋁板上,其中有一個是空位,我直覺那原本就是我母親的位置,但是那裡沒有人,反而感覺母親化為一道淡藍色光束,射向虛空中。此時,又有二個黑影,其中一個黑影飄到我的上空來咬我,那種感覺非常真實,我起先是回咬一口,立刻我起了心念,覺得應該要為這二個令人不舒服的黑影念佛號,不應該對他們不好。就在我一念心經時,就從夢中醒來了。

  故事還沒有結束……

  六月二十一日,跟隨尊者上師參加舊金山華藏寺所舉辦最珍貴的寶書《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寶典》恭請法會。儀式結束後,會場出現了無比殊勝的佛法聖境,華藏寺內的聖樹以及寺門前的大樹,在大太陽高照之下,開始紛紛飄下芳香甘露。尊者上師是現場最先看到聖樹降下甘露的人,我也衝到聖樹下一起觀看天降甘露的聖蹟實況。

  陽光射在我的臉上,甘露不斷地飄落而下,我心裡喊著:「媽媽呀!這是甘露,是佛菩薩所賜的啊!我要把修行所有功德回向給您,希望您也可以感受到甘露的加持。」

  那天,我們連夜開車趕回洛杉磯,再從洛杉磯直飛台灣。

  出現舍利花    往生極樂國

  六月三十日早上九點,舉行母親的告別式,十點半送往三峽的火葬場。

  當母親的骨灰被送出來後,我睜大眼睛一看,真是神奇!當中竟然有好幾枚寶石藍、淺藍以及紅色、粉紅色的舍利花,形狀就如寶書內舍利花的照片一樣。

  我捧著母親的骨灰,仰望著天空,內心無限的感動。我向虛空說道:「媽媽,  第三世多杰羌佛親自超渡您了,這是我們母子以及全家莫大的福報啊!舍利花出現了,媽媽!您現在得以脫離六道輪迴,安住在佛國淨土了。這是何等的喜悅!何等的殊勝!何等的感恩呀!」

  我的淚水在眼角打轉,終於喜極而泣,這也是多天以來我唯一的流淚,但不同的是,這種淚水是充滿感激之情,充滿無限的法喜。我感受到母親的能量,是一道光,時刻安住在虛空中。

  母親一生善良,處處為人著想,這不就是菩薩的行持嗎?雖然沒有念過書,辛苦一輩子,但多生累積的善根與福報,在人世最後一刻,有幸得到至高無上的  第三世多杰羌佛親自超渡,這是何等的殊勝因緣呀!

  我內心的感恩與感激,是無法用筆墨來形容的。我畢業於美國哥倫比亞新聞研究所,我的專業教育讓我必須實事求是,講真話,寫真事。我母親的故事,是我親身所經歷的一段事實,我在此真實的講述,願與有緣人共同分享。我祈願六道一切眾生,今生皆能得聞如來正法,脫離輪迴,了生脫死,發菩提心,行菩薩道。

  最後,我和我母親有個約定,我要好好修行,祈求在佛國淨土中再次相會,同聞佛陀聖法音。

  佛弟子 智海(莊子祊) 2008年7月21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