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殊勝法
 

  今生我能得遇至高無上的佛陀師父,實在是我多生累劫最大的福報!

  佛陀師父真實純淨的教法,在當今混亂的時代洪濤裏,是載運眾生登上解脫陸地的舟楫,佛陀師父精闢善巧的開示,超越宗教,直指心傳,契機法界,點化眾生邁向覺悟之道。身為弟子的我,每當與佛陀師父相處,內心總是無比的感受,深切體會到佛德的聖潔和偉大。

  記得那是二零零五年九月初,我晉見佛陀師父。

  佛陀師父說:「在西藏以及漢地的歷史上,有多少修行人修了很多法,結果一生成就甚微,成就不大,但是他們到了晚年,明白了一些道理,他們覺得聞法甚少,造成了不明佛理,所以才把路走偏差了。歷代來的祖師,歷代來的佛菩薩,大部份都是由於聞法而得到大成就的,所以聞法十分的重要。現在末法時代,假佛法實在太多了,一定要多聞法,多聽我說的法,聽明白了法音,學到真正的佛法,深入實際的行持,才能解決生死問題,這是最重要最重要的啊!」

  我向佛陀師父跪拜頂禮,說:「弟子很感恩佛陀師父的教化,希望一切眾生都能聞受佛陀的法音,學到真正的佛法。」

  佛陀師父坐了片刻,進房去了。幾個師兄、師姊剛好從裏面出來,個個臉上露出愉悅的表情。

  我好奇的問他們:「我看你們每個人眉開眼笑的,有什麼可喜的事嗎?」

  其中有一位師兄說:「我們剛剛恭聞一盤殊勝的法音。」

  我說:「難怪你們法喜充滿,請問我可以聽這盤法音嗎?」

  師兄說:「這是一盤難得聽到的法音,要請示允許後才能聽。」

  這時候,佛陀師父從房出來,我趕緊稟告:「請示佛陀師父,我可以聽那盤法音嗎?」

  佛陀師父含笑對我說:「當然可以,你當然可以聽,如果連你這位出家人都不能聽,還有誰可以聽呢?」

  我歡喜地向恩師合掌頂禮,說:「感謝佛陀師父。」

  我到壇場禮佛,獻上哈達及供養,作聞法前的儀軌,開始專心恭敬的聞法。

  佛陀師父在這盤法音所開演的法門,前所未聞,殊勝無比。我聞此一法,得到很大的加持力,頓開茅塞,踴躍歡喜,如憑空擎天灌頂,甘露充盈,無始業力皆成幻化,如是無上大法,豈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眾生難見我今見,眾生未聞我已聞,百千萬億業眾生,豈能悟其妙理哉!

  出了壇場,見到佛陀師父,我立即跪拜感恩。

  我興奮地說:「佛陀師父啊!這哪裏是開示,哪裏是法音,這根本就是一部大法,一部無上的大法啊!」

  佛陀師父看著我,笑著說:「太好了!你得到佛菩薩的加持,聽懂了我所說的法。」

  我接著說:「佛陀師父,這個法真正是頓超直入如來地啊!而且真的是不需要費任何功夫,就可以達到了。」

  佛陀師父說:「正是如此。」

  我又說道:「這個法真的太偉大了,確實是每個人都能做得到的,可是一般人會聽不懂,只把它當作是一種普通開示而已。」

  佛陀師父說:「這比明心見性還容易,明心見性的人也不一定有這個境界。」

  我的佛陀師父——至高怙主  第三世多杰羌佛以圓滿的佛量微觀眾生因緣而說法,法法皆為佛弟子及後世眾生了脫而開示,所開示的法義因材施教,深入淺出,雖是隨語口談,但無不契合於佛教三藏密典之妙諦,更有諸多精闢特殊法義非經論所有而是佛陀師父本覺現量所出。

  自從我親近佛陀師父後,恭聞佛陀師父的法音,始能於如來圓滿真實教法,有了全盤的認識,這其中的受用甚多,實在是筆墨難盡,遠超出自己過去數十年於佛教中之所學。

  由於佛經在世間流傳,特別是經過翻譯之後,就免不了有失譯或錯解義理的問題,加之經藏所使用的文言文,對慣用語體文的現代人來說,實在是不容易瞭解與掌握,經論中繁多的名相,對初入佛門的學人也是一個學習上的難題。

  第三世多杰羌佛所開示的法音,是正宗的如來正法,用現代的語言來譬喻闡述,稱性說理,開示次第,啟發蒙昧,聞法者能夠輕易地學習到純正的佛法,建立正知正見,因此最適合當今每一個學佛修行者來依止修學。  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音是照亮修行之路的一盞明燈,是令眾生成為羅漢、令羅漢成為菩薩、令菩薩成為佛陀,達至成就解脫證道登聖的無上法寶。

  我的內心時常有這種感覺,每當佛陀師父以圓妙如獅子音聲為眾生說法時,法音宣流遍滿虛空,人非人等同霑法益,靈山法會儼然未散——

  我的眼前彷彿又浮現當年的景象:佛陀於菩提樹下,為眾生說法,時諸菩薩摩訶薩、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及諸天、龍、人、非人等,無量大眾圍繞,供養恭敬,尊重讚歎,天雨曼陀羅華,散佛上及諸大眾……

  在這個末法時代,作為一個佛門弟子的我,慶幸有此殊勝法緣,能佛前親聆法義,修持正法,我衷心祈願:

  至尊偉大的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輪常轉,永久住世,

  法界有情得聞  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音,福慧增益,永離眾苦得樂,共證菩提。

  佛陀的弟子  慧海

 

 

分享到: